[【网站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

]

侦探对他们那些爱恨情仇了解的不太清楚,他见岑羲脸色难看,还以为他在愤怒李娟对荼天所做过的事,一时也唏嘘了下。

而另一边,接到终止合作消息的时丰也有点懵,他不知道岑藏究竟抽的什么疯,尽管脸色不好看,但面对这个小辈,他还是强装温和的给岑羲打了通电话。

岑羲坐在办公室,寒着脸听他旁敲侧击的问为什么终止合作。听的不耐烦了,岑羲才将钢笔扔到了桌子上,打断时丰的话: ”时董事长,我想问你一件事,当初你跟妻-子离婚,为什么会选择留下时艽而不是时槿?"时丰脸色一僵,刚想说什么,就听到对方自问自答的开口。

岑羲唇线绷得紧,脸色总算好看了一些,他缓缓点头:“你说的没错。”除了要让李娟跟她的情夫付出相应的代价外,他还要报复时丰和时艽。

全公司上下一脸懵逼。

李娟这下也沉了脸:“你什么意思?想不认账?"靳舸用仿佛要杀人的阴鸷目光看着李娟: “你把时槿害得那么惨,他不会向你追究责任,不代表我不会追究责任!伤害他的人,我一个都不放过!"

岑羲冷着脸,直接回到了总公司。

“就因为时槿长得跟李娟像跟你不像,所以你就能狠下心帮时艽陷害时槿?"

沉浸在悲痛中的岑羲闻言瞬间抬起了头,如冷箭般的目光朝着李娟射去。他唇角掀起一抹冰冷的讥笑:“你还想要酬劳?做梦!

岑羲在岑氏集团占股60多,是最大的董事长, 拥有决策权,来到公司,他便下达一个通知一一 以后禁止与时氏有任何的合作,同时尽可能打压时氏集团。

繁多复杂情绪的揉杂使得岑羲脸色一点点变得霜白。

“那什么,我把我知道的事都告诉你了,你现在可以说这张卡的密码了吧。”

如果不是当初他们栽赃嫁祸给荼夭,今天的悲剧就不会酿成!

席卿月那边的进展也非常顺利。

李娟不明白,为什么刚刚还气引势凛凛的男人听完她这番话会露出这种失魂落魄的神情,一时说话的声音都放轻了。

他们都知道岑羲跟时艽的关系,突然打压时家...这是感情破裂了?

时丰听到他这句话,心脏顿时一抽,惊得脸色都白了,“岑羲啊,你是从哪里听来的这些子虚乌有的话?"

侦探的话也算点醒了岑羲。

不管怎么样,都改变不了他也是施虐者之一的事实。

"......这种人就不配当母亲,不过岑董, 您也别气坏了身体,别忘了您还有更重要的事做。”比如说给他补尾款。

岑羲胸口像压着块石头沉甸甸的,他有些喘不过气,在李娟撒泼打「浑的前一秒,他抬步离开了这里。

他身形一颤,还是旁边的侦探看准时机扶了他一把,岑羲才没有倒下。

说这句话时,岑羲满嘴里都是苦涩。是,他是可以一厢情愿地替荼夭报复,可这除了能让他心里好受些又有什么,用呢?

“是真是假你心里清楚,”岑羲懒得跟他多说,直接挂断电话。时丰冷汗直流,他想给时艽打电话,却始终打不通,气的脸成了绛紫色。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