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

]

他慌张的一双鹿眸都水汪汪的:“不、不用了,我自己洗就行。”

真想,把他藏起来。

-

男人凝眉,眼神森冷,警告的递去一眼。

看着他的背影,宴京唇角愉悦的笑意更甚。

可现在,宴京莫名的有些想反悔了,他舔了舔干涩的唇纹,仿佛这样就能缓解内心无尽的贪欲。

压下心中的惋惜,宴京捏了捏少年的小脸,“浴室在那里,”他顿了顿,旋即挑起抹戏谑却不乏温和的笑,“需要哥哥来帮你吗?”

荼夭食指挑逗般的戳了戳男人的胸膛:“其他位面也有像仙君这般有趣的玩具吗?”

男人说:“你会被全世界厌恶,被全人类恶意针对,最后悲惨的死去,一直轮回直至消除你身上的恶孽。”

新的位面,他的身份是

回想起少年被红绳绑在幽暗仓库,脸颊洇湿却又诱惑十足的模样,宴京的眸色便因亢奋更变得愈发晦暗幽深。

浴室中的少年并不知道宴京心中的想法。

如若不是有工作上的事要处理,他真想扒开一切伪装,将少年牢牢锁在他房间里狠狠欺凌。

按照原先他们的计划,最终他们会让季瑜这个玩具感到绝望崩溃。

虽说跟郁邢、褚奚是自小到大的朋友,可这并不代表着宴京会事事参考他们的意见。

他越是这般,就越能勾动宴京内心潜藏许久的阴暗面。

有什么事,是比亲眼看着猎物一步步走入自己设下的陷阱更有意思呢?

他倾国倾城、艳丽无双,仅凭着那无上的美貌,便引得全修真界为他如痴如狂。最终因祸乱世间秩序,他被这个叫做【恶人惩罚系统】的男人抓住。

那比死还要痛苦。

所以,这是一个通过受惩罚受折磨以消除罪孽的系统?

他叫荼夭。

他这才得以被投放到这个位面。

即便只有他们两个人,少年来到一个新的地方,仍是有些局促,灿若春花的小脸都含着紧张,墨眸像是头受惊的小鹿。

荼夭舔舔唇,兴味的笑了,眼角的泪痣红的能滴血:“好吧,请尽情欺辱我吧~”

荼夭是世间偏执爱意、欲 望等负面情绪所衍生出的魔种。

这么个宝贝,怎么能丢弃掉?

荼夭不怕折磨与惩罚,他唯一怕的就是失去乐趣。

将自己浸泡在温水里,少年面上的懵懂与纯良之色适才消失,嫣红的眼尾微微上挑,笑得魅惑众生。

少年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误解了对方的意思,羞得彻底说不出话了,逃似的跑进了浴室。

宴京哥哥要、要帮他洗澡?

“嗯?”宴京不由低笑一声,“我说的‘帮’指的是将你身上所有的绳子剪开,原来,小瑜很希望哥哥帮你洗澡?”

这个想法立刻让少年躁红了脸,瓷器一般白皙完美的脸颊都瞬间点缀上玫瑰般的胭脂色。

直接将联络切断,宴京开车,心情很好的将少年带回了他常住的公寓。

欸?

少年并不是真正的季瑜。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