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玄光派后,云晚白本以为自己要适应一段时间,却没想到,其实她根本没费什么功夫便融入到了其中。

    大家对她都很好,也都很照顾她。

    三个月过去了,云晚白也从刚入门时的什么都不懂,到了现在的门派大师姐。

    其实以她的身份来说,她可以直接成为门派长老的。但云晚白赶紧拒绝了,毕竟她目前修为还远远不够,还需要刻苦修炼才行。

    但就这短短的三个月,云晚白已经从刚突破筑基到马上就要进阶金丹了。

    只能说,不愧是天极灵根。

    而且在这期间,她和云潮生和秋陵烟的感情可谓是突飞猛进。

    一开始他们二人都觉得亏欠了她,愧疚难当,心中也都有着一些隔阂。

    但之后在一次机会中,他们把话都说清了,那层隔阂便消失不见了,他们一家人的关系也变得更亲密了一些。

    秋陵烟留在了云家,只是时不时便会来玄光派看望云晚白。

    而云晚白在每月的假期中也会抽时间回云家一趟。

    一切都在朝好的方向发展,只除了——

    她时不时会想起那个人。

    那个,对她而言不一样的人。

    她经常会在半夜惊醒,下意识地朝床边伸手过去,待抱了个空才意识到,现在她已经不在重雪照的寝殿中了。

    她在玄光派有自己的小院落,她现在是一个人住。

    云晚白也不知道自己何时才能习惯,但她现在确实忘不了,也……不想忘。

    一年的时间一晃而过,这一次玄光派打算在附近招收弟子,但名额不多,只有十位。

    此时的云晚白修为,已至金丹圆满,眼看着就要元婴了。

    她打破了修仙界修炼晋级的最快速度,所有人都说,她一定会是下一个飞升的。

    听到这话,云晚白也不过是笑笑,心里想的却是——

    过去了这么久,也不知道重雪照他渡劫成功了没有。

    她不愿去想其余的可能,甚至觉得,只要魔域没有传来消息,那便是好的,证明重雪照还好好的活着。

    ——只要他还好好的活着。

    新弟子考核那一天,云晚白身为门派大师姐自然要去参加维持秩序,结果她还未走到,便听到两个女弟子在兴奋地讨论。

    “……他真的长得好好看啊,我从来没有见过生的这样好看的人!”

    另一个女弟子也是一脸梦幻地道:“名字也好好听哦,这个世界上竟然会有如此完美的人!”

    她旁边的少女激动地道:“我不管!他一定要通过考核,我还等着他进入玄关派之后可以带带他呢!”

    “等到了那个时候——”

    “你可不能跟我抢,这可是我先看到的!”

    “我呸呸!人家看不看得上你还是一回事呢。”

    两个少女打打闹闹的走远了,云晚白听到也只是一笑,并未想太多,直到,她在新弟子的入门考核上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

    一开始她只是觉得那个黑衣背影有些眼熟,而周围的女弟子也都兴奋地朝那个方向看了过去,叽叽喳喳的。

    直到,那人转了过来,目光一眨不眨地看向了她。

    云晚白愣住了。

    她无法描述那一瞬间心头涌起的万般情绪,只清楚地听到了自己心跳得飞快,越来越快,快的像是要绽开一朵朵盛开花朵。

    他还活着。

    不管怎么说,只要他还好好活着,那对她而言就是最好的。

    四目相对,没有人率先移开目光。

    周围一时间渐渐安静了下来,气氛沉寂。

    云晚白因为这三年展露出来的天赋以及她的身份,一直颇受关注。更别说重雪照因为相貌,本来就有很多人暗中注视着他。

    他们二人这一注视,几乎所有人都朝这个方向看了过来。

    只是莫名的,没有人开口打扰他们。

    突然,云晚白看到重雪照朝她的方向歪了下头,旋即微勾唇角,说了一句话。

    离的比较远,云晚白只能通过他的口型勉强辨认出来他说的是什么,内容好像是——

    “团团……好久不见。”

    “我说过,你逃不掉的。”

    这种熟悉的话语,听得云晚白又气又想笑,当即忍不住就瞪了他一眼。

    都过去这么长时间了,这个人还是这个样子,真的是想打他。

    云晚白若无其事地挪开了目光,就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犹自转过了身。

    而重雪照则是目光微滞,下意识地想朝她的方向靠去,但又硬生生地按耐住了。

    见他们二人目光分开,周围的人终于从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氛围中脱离开来,纷纷松了口气。

    重雪照身边是来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