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雪照本来是准备来叫云晚白一起下楼吃饭的,结果他敲响了云晚白的房门,却没有人应答。

    他一开始以为云晚白不方便,结果等了一会儿之后察觉到了不对,面色微变,当即踢开了门。

    屋内空荡荡的,只有一地凌乱,证明之前并不平静。

    重雪照拳头紧握,面色瞬间阴沉了下来。

    敢在他的眼皮子底下把云晚白带走,这人真的是嫌命长了。

    自从他们再见之后,云晚白就又带上了他的玉佩和他们一对的储物戒,腕上还带着小黑球。重雪照不愁找不到她,很快就顺着这些东西指引的方向来到了一座府邸。

    他抬头看了一下,唇角弯出了一个古怪的笑容。

    这扇门后面至少有十个合体期修为的修士在埋伏,其余化神期修为的修士更是数不胜数。

    更别说,他还察觉到了一道浓厚的气息——大乘期圆满即将渡劫。

    看来这个人对他很是了解。

    重雪照却毫不犹豫地推开了那扇门。

    推开的刹那天罗地网朝他袭来,那些埋伏已久的人甚至没费什么功夫就将重雪照控制住了。

    重雪照面无表情,任由他们将他推桑到了一个院落中。

    很快,他就看到了云晚白,和一个熟悉的人。

    那人一袭白衣,白发白须,长相慈祥,略微有些浑浊的眼眸中却闪着莫测的光芒,他微笑道:“重雪照,你来了。”

    重雪照冷笑一声,道:“果然是你。团团小的时候被抱走,也是你派人安排的吧。”

    这个老者哈哈大笑,转头看向了一旁被牢牢禁锢在阵法中的云晚白,爽快地道:“对,是本尊没错。只是本尊没有想到,之前竟然让她跑走了,不然十六年前本尊应该就能渡劫成功了。”

    云晚白此时手脚都被困在了阵法中央,嘴巴被某种秘术紧紧锁着,不能开口说话,但她的眼睛却一直看向重雪照,目光只有了一个意思——让他快走。

    她当时被人掳来的时候就立马察觉到了,这些人的目标不是她,而是重雪照。

    重雪照对上了云晚白的眼眸,明白她的意思,却朝她摇了摇头,目含安抚地道:“没事,你不要怕。”

    那个老者,也就是公孙千渊,传闻中已经几百年不出世的公孙家主笑了起来,他竟也点头道:“确实,你们两个都不用怕,我会让你们死在一处的。”

    说罢,他抬了抬手,一道风刃朝重雪照卷了过去,直接将他捆了起来,扔到了阵法中。

    公孙千渊没想到重雪照修为,竟然会如此之低,心下略有些吃惊,不由朝他的方向看了过去,本以为会对上他惊慌的眼眸,却没想到。重雪照眼含讥讽,还道:“你这邪术倒是还挺有意思的,应该是可以转移人的修为和气运都到你的身上吧。”

    重雪照伸手将云晚白揽入了怀中,仔细地将她鬓边的乱发捋顺,同时不紧不慢地开口道:“我知道你不会放过我们,我只有一个要求,你先吸我的修为吧。”

    公孙千渊饶有兴致地看向他,道:“你竟然一点都不怕吗?而且你修为竟然会这样的低,莫不是之前的渡劫失败了吧。”

    “还是——”公孙千渊眼眸暗沉,笑道,“堂堂魔尊另有后手?”

    重雪照看都没有看他一眼,只低头撕起了云晚白身上的禁锢,嗤笑道:“都过去几百年了,你还是这样畏手畏脚。”

    “当年你若是早点下定决心,恐怕也不会给我机会让我脱离吧。”

    公孙千渊面色阴沉不定,道:“你……你怎么知道的?”

    重雪照嘲讽一笑,道:“我不是傻子,这么多年了,而且又有这么多明显的地方。当年的那个修仙门派是公孙家的附属门派,那些从我身上剥去的灵根血肉应该也都传到了你们公孙家吧。”

    “你应该早就发现我的奇特之处了,但由于我的魔族身份,一直不敢对我下手,结果就让我逃出去了。”

    重雪照忽然笑了一下,眼中闪动着恶劣的意味,道:“这么多年,你眼睁睁地看着我越来越强,一直想抓我抓不到。这无数个日夜,应该十分后悔当年放我离开吧。”

    “你是不是每一次晋级失败,修为提升不上去,每一次修炼的时候,都在懊恼当年,为什么不早点下定决心,反反复复后悔为什么就晚了那么一步,就让我走了。”

    随着重雪照的话语,公孙千渊的脸色越发难看,他气得胸膛不住起伏,脸上早没了之前的慈祥笑意,冷声道:“既然你执意寻死,那就让你先来吧。”

    说把他重重挥手,云晚白便从阵眼中脱离开来,换成了重雪照。

    无数暗黑锁链自地上奔涌而出刺入了重雪照的身体,将他死死地禁锢了起来。

    云晚白终于摆脱了阵法的禁锢,能开口说话了,便朝他扑了过去,眼泪夺眶而出,道:“重雪照!我不是让你走吗?!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话?为什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