么非要换我?”

    重雪照凤眸半阖,面色因为那些黑色的锁链变得苍白了起来,他弯唇笑了一下,道:“你哪有说话,你就是一直看着我。我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怎么能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

    “重雪照!”云晚白气得眼泪直落,大颗大颗地砸在了他的脸上,他睁开了眼睛,定定地看着她,想伸手去擦拭她脸上的泪水,却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自己已经抬不起手了。

    “不要哭,我没事的。”

    那些黑色锁链似乎能夺去重雪照体内的气血与修为,他声音渐低,脸色也惨白了起来。

    云晚白慌乱地握住了他的手,去擦他脸上被她滴落的泪水,却发现自己的手在不停的颤抖:“你明明清楚的,你就不该来的。”

    重雪照似乎笑了一下,轻声道:“我都说过以后要保护你的,怎么能不来?”

    “不管你在哪,我都要找到你。”

    手中的大掌温度渐渐冷了下来,重雪照最后勉力朝她笑一下便闭上了眼睛,再也没有开口说话。

    云晚白怔怔地看着他平静的面容,眼睛涩的生疼,却出奇地停下了落泪。

    微垂的睫羽遮住了她眼中的神情,云晚白突然笑了一下,低声道:“……对不起重雪照,都怪我。”

    “每一次都是因为我。”

    “我好后悔,我如果当年没有离开你,是不是现在就不会这样了?”

    云晚白眼中落下泪来,她含泪道:“师父说,我离开你才是对你好,我想让你活下来,便走了。我甚至都不敢跟你告别,生怕自己会后悔。”

    “重雪照,我一直没有告诉你,我真的真的好喜欢你。”

    “从来没有人会对我这么好,你是第一个。”

    “但是我真的好怕,好怕你会把你对我的好都收走。会在某一天发觉我的无趣,厌烦了我,离开我。”云晚白平静地道,“所以我一直不敢说,也不敢靠近你。”

    “但是我真的控制不住的喜欢你。”

    “我也不知道事实从什么时候开始,可能是从你那一次跟我说要带我回家吧。”

    云晚白明明是笑着的,眼泪却不住地自眼角滑落,她道:“如果我早点承认自己的心意,早点告诉你,是不是就不一样了。”

    “你也不用费尽心思的想要进入玄光派,也不用为了跟我一起下山历练,特意接了这个任务。”

    “我知道你就是想跟我在一起。”云晚白垂下眼眸,身体微微有些发抖,她道,“我不该逃避的是,是我的逃避害死了你。”

    “不过没关系。”云晚白弯唇一笑,握紧了他冰冷的手掌,道,“很快我就能陪你了,我们再也不会分开了。”

    说完,她抬头看向了公孙千渊,冷冷地道:“麻烦你快一点,把我的修为也吸走吧。”

    自阵法启动,重雪照的气血修为都被吸走之后,公孙千渊整个人的状态与之前截然不同,气息外溢,灵气四溢。他哈哈大笑,道:“我可不舍得让这个阵法把你吸干,我还等着一会儿渡劫的时候用你来避雷劫呢。”

    他意味深长,道:“十六年前,你的能力可是如雷贯耳啊,过去这么久,想必你的作用更大了吧。”

    几乎他话音落下的刹那,天空中传来了几声闷响,天色也瞬间暗淡了下来。

    公孙千渊眼眸发亮,登时叫道:“雷劫来了,我的雷劫来了!我马上就要渡劫成功了!”

    “哈哈哈哈哈!只要能到渡劫期,那我马上就可以飞升了!”

    “终于,终于可以飞升了。”公孙千渊状似疯癫,早没了之前仙风道骨的模样,他看向云晚白,眸光诡异,道,“希望你能派上用场,不然你死在雷劫中吧。”

    云晚白眼眸冰冷,却握紧了重雪照的手。

    银蛇电舞,阴云遍布。足有成人手臂粗的天雷在阴云中四处穿梭。很快,第一道天雷便狠狠地朝地面上的公孙千渊砸了下来,紧接着,第二道第三道,无数的天雷尽数朝这片小小的土地落下。

    公孙千渊胸有成竹地伸手朝云晚白的方向抓了过来,云晚白面上不显,身体却僵硬了起来,就在她以为自己马上要被他抓过去,替他挡天雷的时候。

    一道天雷不偏不倚地重重砸在了公孙千渊的胳膊上。

    公孙千渊嚎叫一声,身上雪白的衣袍瞬间燃烧了起来。

    紧接着无数天雷尽数朝他砸去,他已经无暇去管云晚白了。

    但奇迹般的,云晚白的周身仿佛有一道看不见的屏障,避开了所有的天雷,而她三尺以外的地上,尽是天雷留下的焦黑痕迹。

    天雷滚滚,声势浩大。云晚白紧紧闭上了眼睛,握着重雪照的手有些不自觉的发抖。

    她不知道时间过去了多久,突然感觉到手心中的手掌颤了一下,旋即——

    紧紧地反握住了他的手。

    云晚白愣住了,反应过来后便立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