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白说的轻快, 像是当真一点也不在乎。

    看着她毫无芥蒂的表情,可祁璟十分清楚,他在意。

    哪怕他会因为小白有法力, 有漫长的寿命而患得患失,可这也是他和小白需要解决的问题,而不是, 就此可以忽视她受的伤害,付出的代价。

    特别是当这一切都是因为别人的私心。

    萧白抬眼看他,祁璟眸光闪动, 所有的黑暗如潮水在他眼中褪去。他笑, “嗯,如此小白就只能和我一生一世了。”

    都说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 这话倒是一点没有错。

    萧白这一病断断续续到开春才彻底好透。周楚两国战争不断, 连除夕夜都是在战火中度过。

    又过了两个月, 时间慢慢的开始热起来的时候,两军迎来了最后一次决战。

    萧白站在郡守府的门口, 手指不自觉的蜷起, 舌尖低着上颚,用了力气, 嘴巴都发麻了。

    远处有马蹄声由远及近。

    即使在出征之前祁璟再三向她保证一定不会出事, 可她还是害怕。已经没有第二颗元丹了, 祁璟再出事,那他们两个人就只能做一对薄命鸳鸯了。

    夕阳漫天,像一片火红的花海。

    一人骑着马飞快而来, 隔得还远, 萧白认出来这人就是祁璟。

    紧握的手指松开, 萧白悬了几日的心终于落了下来, 嘴角翘起,萧白看着在自己面前停下来的如斯战神,轻轻唤了一声,“祁璟。”

    *

    同年夏至,周国入楚国都城,楚灭。

    至此,天下持续三百多年的群雄割据,混乱局面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周国一统天下。

    战乱之后百姓急需休养生息,朝中各事也纷至沓来。战乱一停,祁璟就先率三千兵马轻装回邺城。一同带回去的还有楚国皇室诸人,以及圣女玉瑶。

    萧白自从失去元丹以后身体就与平常人无异,在马车上颠了十来天,浑身都散架了

    新收的国土,俘虏的楚兵,还有朝中各种各样的事情,祁璟这几日也是忙的脚都不沾地。

    是夜,慎刑司。

    昏暗的灯光,潮湿的空气,顺着石阶而下,有一石门,两边有士兵把守。看见来人,两名士兵单膝跪下,手抱兵器行礼。

    “属下参见王上!”

    越往里去,光线愈昏暗。一直走到最里面,祁璟才停下来。

    最里面有两间牢房,关的都是楚国押来的犯人。最里面的牢房中间地上放置一个黑色的铁笼,一人来高,笼中关着一个红衣的女子。

    听到有人过来,红衣女子转过头,看清来人后激动的站了起来。起了一半才想起什么似的停下来,整理了头发,低下头又把身上沾着的枯草拍落,这才缓缓转过身来。

    可惜,祁璟并没有看她,在她隔壁牢房前站定。

    劳中的左郅只穿了一身里衣,手脚都被禁锢镣铐。感受到祁璟的视线,他缓缓抬眼,手里的镣铐被他带动,一阵金属声响,“等不及,要来取我性命了?”

    祁璟虽然不会留他性命,可也不会随意去折对手的傲骨,“三日后,可留你全尸。”

    铁链碰撞的声音一顿,片刻后左郅道:“多谢。”

    成王败寇,如果今日是他取胜,定然也不会留祁璟性命。早在他开始这场争夺的时候就只有注定的两种结局。

    胜则活,败则死。

    玉瑶站在铁笼前,柔柔的看向祁璟的方向。祁璟站在灯光的阴影里,她看不清表情,感受到人看过来的时候,她侧着身子,低头一笑。

    灯光遮住了祁璟的表情,也遮住了他眼中厌恶到极致的平静。

    左郅看清他的表情,神色不动的闭上眼睛。

    祁璟盯着眼前的女子,头也不回的吩咐道:“打开。”

    锁链掉落在地上,玉瑶心里激起一丝生的希望。

    她是妖,有强大的法力,人人都渴望利用她的修为,没有道理眼前这个男人就是个例外。

    那个玉玺蠢妖现在没有了修为,正好,她可以补上!

    其它都不说,抬手理了理额前遮挡容貌的乱发,她还有让所有男人都趋之若鹜的容貌,男人都好色。

    祁璟抬脚走入牢中。眼前的铁笼是他耗费半年时间找遍各地才寻到的宝物,制作笼子的铁器不寻常,乃是天外来的陨石所炼,有一特性就是专克妖物。

    无论你是何种妖物,法力如何高深,只要一触碰这陨铁,立刻法力全失。

    祁璟平静的眼神看着眼前的人。

    突然,他把手伸向后面,拔出了侍卫随身斜佩在腰侧的利剑。

    利剑在灯光下冒着寒光,寒光刺进玉瑶的眼睛里,她才发觉面前的男子浑身都沉在黑暗里,根本不是她能魅惑的。

    “你,你不能杀我!不,不,你杀不了我!”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