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玛尔塔到了,它占地面积广阔,东南西北好几个学校大门。

    艾明舒来过这里,倒不用艾娅鹿带路,直接领着她往净化系的方向走。

    轮椅出现在潮气蓬勃的校园内,多少有些打眼,再加上艾娅鹿标志性的金色卷发,很快有人认出了她是谁。

    他们在窃窃私语,说着那场外出演练时发生的事故。

    有点戏剧性,艾娅鹿交往不久的男朋友,在意外发生的第一时间护住了另一位女同学。

    罕见的光系标签,加上这种疑似‘被劈腿’的剧情,很快就在论坛上火了。

    艾娅鹿知道这件事,在原主的日记里看见了。

    小姑娘并不为此伤心,失去双腿的打击,远比儿女情长要重得多。

    何况那个所谓初恋,也才刚确定关系没多久,来不及滋生多少真情实感。

    但艾明舒不这么想,他如临大敌,很怕女儿会因为外界种种目光,再次封闭自己。

    “马上就到了,”他扶住轮椅的椅背,问道:“吃个草莓味冰淇淋怎么样?”

    艾娅鹿笑了笑:“等考完试再去买吧,给艾骆非也带一支。”

    有恒温打包盒,把冰淇淋带回麦克米矮星不成问题。

    “你有时候可以不必那么懂事,艾娅鹿。”艾明舒叹息着,轻拍她的头顶。

    “爸爸也不用这么小心翼翼,”艾娅鹿抬眼看他:“我真的没事。”

    她知道很多残障人士逃不开心理层面的痛苦,会变得极为敏感,外界的议论与同情,都会化为利器。

    一切情有可原,可她的情况到底不同,却是没法与艾明舒细说。

    穿过这条花圃小道,就是净化系了,迎面走来几个蓝色制服的学生,是水系的同学。

    他们看到轮椅上的艾娅鹿,露出意外的神情。

    那眼神,显然是认识的人,艾娅鹿曲起食指轻敲扶手,她一个都认不出来。

    “艾娅鹿!你到学校来了!”一个女生率先小跑过来。

    “嗯。”艾娅鹿应她一声,给自己弄个沉默寡言的人设,不喊她名字。

    “你休学了大半年,现在好么?”女生微红了眼眶,看向她的轮椅。

    艾明舒笑着替她回答:“挺好的,今天我们是来把考试补上的。”

    “这位是伯父吧?我是瑞琪儿,”女生抽抽鼻子自我介绍,“原本想亲自登门拜访,但……”

    她望着艾娅鹿,眼神有点可怜兮兮的。

    “瑞琪儿?”艾明舒当即眉头一跳,看到外围有个同学悄悄弄出摄像球偷拍,更是不悦。

    他敛起笑意,喝问道:“你们在做什么!”

    艾娅鹿对这个名字还挺熟悉,就是那位被她的初恋护住的女同学。

    “艾娅鹿今天来考试,后面要继续休学么?”瑞琪儿问道。

    “对。”

    艾娅鹿点点头,她没打算在学校里待着,帮助那些有需要的人们,才能更快上涨信仰之力。

    瑞琪儿得知她的打算,目光愧疚而又同情:“我一直想跟你道歉……对不起……”

    “你为什么要跟我道歉?”艾娅鹿不解。

    瑞琪儿抿住下唇:“因为我的原因才让你的双腿……”

    “瑞琪儿,这跟你没关系!”她的同伴扬声道。

    同级生外出演习,每个系的人都会参与,相互打配合分工合作,水系有战斗能力,日常实用性也很强;而净化系只专注对付辐射,面对妖兽与虫族缺乏自保手段,他们有时候会被认为累赘。

    战斗系的人以实力说话,都不喜欢弱者。

    这会儿看艾娅鹿,觉得她就是在无能狂怒。

    艾娅鹿的目光平静,缓声道:“虫族不是你招来的,每个星球都有人被虫族袭击过,我不曾责怪你。”

    “真的么?但、但是乔林他……”瑞琪儿揪着自己的手指头,欲言又止。

    乔林就是那位初恋前男友了。

    艾娅鹿望着她:“瑞琪儿,你希望由瘸腿的我来安慰你开解你么?”

    瑞琪儿一愣,摇摇头:“我不是这个意思……”

    “我现在明确告诉你,它是个意外,与你无关,你是否能好受一些了呢?”艾娅鹿不由一笑:“没有谁有义务护着谁,谁也不欠我的。”

    现场安静了一瞬,就连偷拍的同学都惊了,这……就是格局?

    瑞琪儿上赶着表示愧疚,不就是想要获得原谅么?居然让瘸腿的艾娅鹿反过来安慰她!

    艾明舒也是五味掺杂,索性不管这些吃瓜群众了,女儿已经想开了。

    “我们该走了。”

    “艾娅鹿,”瑞琪儿拦住他们,眼泪都快掉下来了:“我是真的想替你做些什么,我有一级的开荒证,你不要嫌弃它等级低,拿去用吧?”

    开荒证可以打折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