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应该不是巧合吧?为了争夺权力,兄弟阋墙,确实会引发人祸。

    安佩要说的还有一件事:“就在刚才,萝花区有一栋建筑发生了大爆炸,暴露了地底下的医疗实验室,好多路人拍到了视频,疑似人体实验。”

    这对艾娅鹿而言,是个陌生词汇,她上网时日尚短,还没摸索到相关信息。

    便问道:“做的什么实验?妈妈知道么?”

    安佩皱起眉头,撇嘴道:“如果是研究毒液与辐射病,哪里需要藏着掖着?某些野心家,一直想要实现五行能力的切割与嫁接,他们太贪婪了!叫人恶心!”

    “能力可以被切割么?”艾娅鹿跟着蹙眉。

    一旦这种技术出现,那帝国真的别想太平了,人人都能成为牛羊。

    五行能力是天生的,就跟这个单眼皮那个双眼皮一样,有的好看有的丑,全看上天赐予。

    大家的能力系别不同,等级不同,通过后天学习的进步速度也不同。

    如果实现了嫁接自由,会有多少人举起手中的利刃?

    有点脑子的掌权者都会禁止这门技术的研究,何况前期的手术台不知道要有多少牺牲者。

    “也不知道谁爆破了它,主刀医师死了两个,其它负责人都晕过去被扭送去警卫厅。”安佩说现场遍地鲜血,叫艾娅鹿看新闻的时候别点开图片。

    “遍地鲜血?”艾娅鹿突然想到了敖兰赫泽。

    ……又是巧合么?

    她索性打开手环,果然经过这么一会儿网络发酵,这条新闻的热度空降榜一。

    她轻易就看到了现场的死者图片,主刀医师还没上班,死在宿舍里,□□脆利落的一剑封喉。

    跟那个死掉的联络官何其相似,鲜血铺了一地。

    现场依然没有遗留任何能力元素,无法锁定凶手是什么系的,只知对方轻轻松松进去杀了人,再炸掉大半个建筑物。

    艾娅鹿觉得,如果是敖兰赫泽做的,那他必定批了一层伪装,冰系6级,不可全信。

    “有人猜测这个黑心的实验室是二皇子在背后运作……”安佩轻拍艾娅鹿,道:“不管怎样,你是罕见的光系,还是小心点,不必再来送饭了。”

    “妈妈放心,等会儿我就回去了。”艾娅鹿拉住她的手:“你要不要考虑一下爸爸的提议?我就不用送饭了。”

    家里开荒的田地会越来越多,光靠艾明舒一人忙不过来,安佩如果能回去再好不过。

    看她在木吉星一人兼顾两家咖啡店,实在是辛苦。

    安佩当然也想一家子生活在一起,而不是她一人在外面打拼。

    她收着手心犹豫一瞬,笑道:“我今天跟老板说说,等他派人来交接。”

    得到答复,艾娅鹿满意了,瞥一眼时间差不多十点,催促道:“妈妈先去上班吧。”

    “我先送你上车。”安佩按住她的椅背,要送她去悬浮车站。

    临走前,塞过去三杯咖啡,虽然家里没人爱喝,但……带回去喝着玩吧。

    “替我跟艾骆非问好,”安佩挥挥手:“路上小心。”

    如果不是情况不允许,她都想亲自送女儿回家了。

    让那该死的人体实验室给闹得……第一次与新闻事件这样近距离,安佩多少有点吓到。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