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地遭受了织锦虫的摧残,小菜苗基本被啃光了。

    艾明舒对此极为痛心!他辛辛苦苦呵护的幼苗哇呜呜,就差没抱着安佩哭一场了……

    艾娅鹿:“爸爸别哭了,给我们烤个虫子吃好么?”

    “嗯?”艾明舒扭过头去看她,微红的眼眶一脸懵逼。

    艾娅鹿手里拎着织锦虫,海碗那么大一只,沉甸甸的分量十足。

    她道:“既然已经造成损失,我们没有办法,不如尽量止损。”

    刚才范森特让队员们回收有害物(虫族尸体)被她阻止了,这会儿在一旁支起耳朵听见她的打算,立即出声呵斥:“不要拿虫族来玩闹,它们身上大部分有毒素,你想去医院么!”

    “净化过无毒无害,理论上是能吃的。”艾娅鹿一脸认真。

    “什么?”范森特先是惊讶她轻松净化一只虫族的能力,而后觉得这个女生……大概是疯了。

    他沉重地叹口气:“即便你对虫族怨念深重,也不能用自己的身体去冒险。”

    一个圣玛尔塔的学生,坐在轮椅上,脸上看着没有辐射病,那么大概率是虫族毒液害了她。

    范森特自动脑补出她对虫族的恨意了,它们摧毁了她本该光明的未来。

    艾明舒迟疑了两秒钟,抬手搭上范森特的肩膀:“队长,我女儿说可以吃,那必然是能吃的,我这就烤了给你们尝尝味。”

    “你怎么也跟着胡闹?”范森特瞪大眼睛。

    “不,我只是相信艾娅鹿。”艾明舒说道。

    “我也相信姐姐!”艾骆非仰起小脸蛋跟着表态:“我回去拿手套,过来帮忙捡一捡!”

    艾娅鹿见状一笑,问道:“不害怕虫子么?”

    艾骆非摇摇头,握拳:“男孩子怎么能怕这个,以后我也是要战斗的。”

    他说完,真就跑往家里拿手套去了。

    警卫队的人想阻止这个尝试,不能让这一家子在他们眼皮子底下吃出事情来。

    艾明舒索性挽留了他们,眼见为实,能或不能,用结果说话。

    他回去拿了些厨具出来,当场在菜地里搭一个露天的烧烤架,底部放置环保可燃能源炎石。

    众目睽睽之下,他开火了。

    一个队员忍不住问范森特:“队长,我们就在旁边不管么?”

    只要把虫族尸体都没收了,带回去销毁,不就好了。

    范森特两手抱臂,瞥他一眼道:“人家是圣玛尔塔净化系的学生,先看看。”

    “也可能他们是馋疯了呢……”另一个队员小声嘀咕。

    这个星球的人,馋疯了可以理解。

    香味飘过来的时候,几个队员不约而同噤声了,或许……是他们馋疯了??居然觉得这味道极其诱人!

    醒醒!那可是虫族!

    只见那烧烤架上,三只织锦虫并排放着,艾明舒请安佩帮忙操刀,用金系能力覆盖在刀尖,划破它们硬实的外壳。

    从中剖开成两半,挖去一部分不可食用的脏器与毒囊,露出内里雪白的满肉。

    它背上原本绸缎一般亮丽的色彩,经过炎石高温炙烤,已经转为深深的褐红色。

    两个肉鼓鼓的大钳子,赤红而油亮,卖相很是不错。

    肉香源源不断的传来,在艾明舒刷上油脂和调料之后,香味的浓郁程度成倍递增!

    ‘咕噜’,戴着手套捡虫子的艾骆非小朋友,完全走不动道了,跑到爸爸跟前流口水。

    “爸爸爸爸,第一只给姐姐,第二只给我好不好?”

    艾明舒微笑着问道:“那妈妈呢?”

    艾骆非连忙改口:“它这么大,我可以和妈妈分享同一只!”

    反正他就是迫不及待想吃了!

    围观的范森特轻咳一声:“虽然很香,但还是检测一下再吃吧,你不是带了个机子过来么?”他看向艾明舒。

    艾明舒确实是这个意思,才把家里的检测仪器顺手带出来。

    要入口的东西,信任是一回事,稳妥又是另一回事。

    警卫队一行人起了骚动,他们本应是‘等待修复星球防护罩期间看一场闹剧’,谁知闹剧不是闹剧。

    这太让人意外了,虫族能吃?!

    艾明舒在厨艺方面颇有天赋,手脚利落,在第一批烧烤装盘后,第二批第三批就熟练很多。

    没一会儿,就给现场的大家分发了人手一只。

    铺设管道的师傅也有份,安慰一下他们今日受惊的心情。

    烤得通红的织锦虫被塞入检测仪里面,证实无毒无辐射,达到可食用标准。

    不过……他们还是有些踌躇,不敢贸然下嘴,哪怕口腔内的唾液分泌泛滥成灾。

    艾娅鹿率先吃了,她自己净化的东西,自己心中有数。

    或许是因为外壳极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