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艾娅鹿一扬手,丢过去三只织锦虫,“可以用能力穿透它么?”

    虽然已经被钉死了,可它们的肢足与钳子依旧张牙舞爪,把齐井尼两人吓得跳开数步。

    “一分钟之内解决几个?”艾娅鹿再问一遍。

    齐井尼的脸色不太好看:“你什么意思!”

    “做不到对吧?”艾娅鹿抬了抬眼皮:“想要我们献上好处,你们这实力可不行。”

    她说着,丢过去三根钢筷,沿着已有的伤口下方各自补上一针,力道作用下,坚硬的虫身‘咔嚓’应声而裂,躺成六瓣摆在邻居们眼前。

    他们齐齐吸了一口气,被这招给镇住了。

    再稍稍抬眼打量前边,那些虫身上几乎都钉了一枚钢筷,毫无疑问——是艾娅鹿所为。

    “不必辩解虫族是谁招来的,因为你们不会听。”艾娅鹿的视线落在齐井尼身上:“我会正当防卫之后,再送你们去警卫厅。”

    如何正当防卫?当然是用她手里的钢筷了。

    一时间,无人说话。

    邻居们只听说她是名校的,会净化辐射,却不知道还能杀虫子。

    这跟战斗系能力有区别嘛?

    付笛子从后头赶了过来,大声问道:“你们在干什么?有这时间还不去挖魔植?”

    他撇撇嘴:“得罪了人,以后谁给你换肉菜啊?”

    真是一群傻子,贪心也不掂量掂量自己的斤两!

    在绝对实力面前,容易使人退缩,这群人产生了去意。

    付笛子扒开他们挤上去,笑着问艾娅鹿:“刚才我好像闻到了什么香味……你们烤了什么?”

    他其实猜到了,那一堆放起来的织锦虫,总不会是待回收。

    艾娅鹿回道:“烤了虫子吃,味道不错。”

    果然!付笛子搓搓手心:“这个……能用魔植换么?我想带回去给我儿子尝尝。就是你见过的那个,他太瘦了对吧……”

    付笛子家里条件不好,难得艾娅鹿这里可以换来肉菜提高伙食,他非常珍惜。

    魔植和妖兽都吃过了,也不差一个虫子。

    艾娅鹿想了想,道:“已经上了链接,自留的数量不多,只能均出两只给你,与妖兽肉一样七斤换一斤。”

    “两只够了够了,”付笛子喜出望外,“我的魔植还差点斤数,你们一定要给我留着啊!”

    艾娅鹿点头应下。

    人群渐渐散了,齐井尼和赖毕伦一脸不甘心。

    他们到底是不敢动手,只能随着大家伙退去。

    ******

    麦克米矮星的事情,一开始被压下来了,但在过后两天,突然上了新闻热搜。

    或许是有心人在背后推波助澜,这次热度席卷特别快。

    星球防护罩这么重要的东西也能偷工减料?

    人们同情弱者,本来麦克米矮星的病患家属们,就被医疗各方面的事情透支了希望,搬去那里的几乎都是‘绝症’。

    辐射病与毒液渗透治不好。

    帝国的补助是有限的,他们依然穷苦,经不起虫族的任何摧残。

    网民们很愤怒!

    当初这个星球是皇太子夺回来的,后续交给谁接手,普通人没有留意,帝国不会特意公布这种事。

    但现在出事了,名单立即被捅出来,为首的负责人赫然是二皇子的岳丈——那位已经死去的第三军联络官朱莫德。

    评论顿时精彩了:

    [181楼:我闻到了政斗的味道!]

    [195楼:政斗又怎样,就能拿普通民众的生命做博弈么?辣鸡二皇子!]

    [211楼:所以那个朱莫德是被人替天行道了吧?]

    [212楼:肯定啊,国王可能会包庇他……]

    [256楼:那人杀了朱莫德,是不是还毁了地下实验室?是他么?]

    [264楼:大胆猜测,跟伤害皇太孙的金系刺客不是同一个!]

    [265楼:肯定不是同一个吧,后面两件事现场没有遗留任何能力元素,人家是正义使者,谁稀罕对一个七八岁小孩下手,金系刺客真low!]

    言论自由的年代,网上的舆论尘嚣日上,彻底压不住了。

    但二皇子从未出来回应过。

    他正在自己的府邸大发雷霆。

    “朱莫德那个老东西!眼皮子也太浅了!”

    死了还要拖累他!

    一个防护罩的钱都要吞,传出去简直丢他的人!

    敖尔修一怒之下,砸了半个屋子,现场一片狼藉,女佣都不敢冒头出来。

    “朱欧建,给我滚进来!”敖尔修冲着门外吼一声。

    “来了来了……”门口的朱欧建擦着一脑门汗,迅速出现,他是朱家旁支,真害怕被朱莫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