敖兰赫泽从树上一跃而下,颀长的身躯很是轻盈。

    艾娅鹿的轮椅明晃晃在不远处,他稍稍撩起眼皮就看到了。

    “又见面了?”敖兰赫泽缓步过来,薄唇轻轻勾起。

    他对她的出现丝毫不感觉意外,能够轻松闯过训练场的初级地图,雪莱星拦不住她。

    所以,这双腿到底是怎么受伤的呢?

    可惜敖兰赫泽完全回忆不起跟艾娅鹿的初次碰面,那时在拐角处被拦住表白,稀疏平常的画面,他没有放在心上。

    如果不是后来她出事,在论坛被议论了一段时间,他连名字都不知道。

    一个充满违和感的女人,还总是用奇怪的视线打量他。

    “这位是?”艾明舒惊讶,他居然认识女儿。

    艾娅鹿想了想,介绍道:“他是同校的,帮助过我选择头盔。”

    “原来是同学啊,小伙子很厉害,冰冻面积这么大!”艾明舒朝他竖起大拇指。

    面对这朴实无华的赞美,敖兰赫泽微微一弯眉眼,道:“你们有号码牌么?要不要那条蛇?“

    听他这话的意思是要把猎物给他们,艾明舒不禁犹豫:“这……”合适么?

    帝国回收大型妖兽,也是能换钱的。

    “我不需要它。”

    敖兰赫泽的手环有通话打进来,他的视线在艾娅鹿白皙脸上划过,转身朝着林子里走去。

    走远了才接通来电:“大哥。”

    “你在哪里?”

    敖铠蒙温和的语气里透着一丝无奈:“不会又去找敖尔修的麻烦了吧?”

    “我在雪莱星,”敖兰赫泽踩着厚厚的枯叶,闲庭信步,解释道:“他什么都要抢,这次干脆的把雪莱星工作让给你,我来看看是不是有能耐偷偷搞埋伏。”

    说完,不由发出一声轻嗤,不信敖尔修有瞒天过海暗中操作的能力。

    “雪莱星没有他的人,我自会防范,”敖铠蒙道:“你既然来了,就过来我这边帮忙。”

    “再说吧。”敖兰赫泽没答应。

    他的预感从未出错过,虽然目前随意挑选了几处抽查,不曾发现什么,但多走走,若有端倪总会自己露出来。

    敖铠蒙一手扶额:“你还有什么打算?跟我说说。”

    敖兰赫泽对朱莫德动手,他是事后才知道的,差点没吓死,这要是被人逮住了小尾巴,即便是三皇子也难逃牢狱之灾。

    深怕弟弟一而再再而三地在律法边缘试探,他连忙道:“那些人都不干净,我会想办法制裁他们,你别私自行动。”

    “太慢了,杀掉不好么?”敖兰赫泽笑了笑,嗓音清澈:“杀鸡儆猴,剩下的那几个夜里睡不安稳,我觉得不错。”

    “我不同意你继续动手,”敖铠蒙肃起面容,道:“我只是顾虑父王年纪大了,不想与弟弟炮火相对,再留他们一段时间。”

    做了十几年上将的皇太子,终日为帝国奔走,他知道外界如何议论他。

    说他太过温吞,手腕不够强硬,敖铠蒙不否认自己的缺点。

    但他并不怕跟敖尔修站在对立面,手里握着军队,国王过世之后,就是他动手的时机。

    “我的长剑不喜欢太过嚣张的人。”敖兰赫泽的唇角习惯性翘起浅浅弧度,琉璃般的浅灰色眼眸中却是一片冷然。

    敖铠蒙想起地下实验室中那些身首异处的‘样品’,张张嘴无法说出苛责的话来,他们被挖空了脑袋,确实太惨了。

    最终他叹口气:“是大哥无能。”

    “你没有多少时间了。”敖兰赫泽意有所指。

    他再不动手,由他出手那就是手起刀落的事了,简单得很。

    “你……你现在过来我这里。”敖铠蒙感觉头痛,他年长敖兰赫泽不少岁数,这个弟弟是他亲手带大的。

    到底是什么时候长歪了呢?

    杀人对他来说是一件非常轻松的事,这没什么不好,但敖铠蒙希望他能用迂回一点的手段……

    “不想听大哥训话呢。”敖兰赫泽半敛着长长的眼睫,挂断通话。

    骨子里就是凶兽,哪有不渴血的,不滥杀无辜就是他的善道了。

    何况……人类的关系与权力羁绊错综复杂,往往会把事情复杂化。他不喜欢。

    ******

    艾娅鹿与艾明舒眼看着敖兰赫泽进去林子里接电话,然后一去不复返。

    两人面面相觑,这条巨蛇,就送给他们了?

    “你跟那位同学,熟么?”艾明舒问道。

    艾娅鹿一摇头:“不熟。不过他应该没有把这妖兽放在眼里。”

    “那我们就收下了?”反正丢在这里,也会被人捡走。

    “收了吧,如果他有一天想要回去,我再给钱。”艾娅鹿把轮椅开过去,靠近冰冻的巨蛇,抬手用钢筷把冰块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