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睛睁大点。”

    她从轮椅的储物格里取出最大型号的钢筷,差不多有指头粗。

    独角牛比不上巨型妖兽庞大,但因为它防御力高的缘故,不多放点血估计不好拿下。

    艾娅鹿刚做好应对准备,那头被触怒的黑牛就刨着蹄子冲上来,脑门上那个牛角一路火花带闪电,把周围的树木都给劈了。

    其中一道最耀眼的电流直冲她正面而来。

    “快躲开!”陆海顿简直不忍再看。

    艾娅鹿在原地没动,左手竖起食指,弹出光团去把它一口吞并。

    光与电是五行之中火的旁支,若说电是攻击与渗透,光便是容纳与掩盖。

    它把电流整个吃掉了,不留半点痕迹,让它也变成光的一份子。

    紧接着,艾娅鹿右手的钢筷飞掷出去,像两枚银色子弹,穿过它以韧性闻名的牛皮,血流如注。

    黑牛哞哞大叫,脑门上的牛角迸发出更多电流,把脚底下炸成焦土,旁边的植物无一幸免,树木冒出浓烟自燃起来。

    妖兽不仅仅是对于人类构成威胁,它们通常会对环境造成不可逆转的危害,尤其是毒气方面。

    眼下这只虽然无毒,但劈死的树木会从根部开始腐坏,再无新生可能。

    “你用了什么?”金漫诗忍不住拔高嗓音问道。

    难以置信艾娅鹿可以伤害到独角牛!

    陆海顿的脸色也变了,原本是他们在追逐的猎物,就因为金漫诗的小心眼,被迫成为旁观者??

    主要是没料到轮椅上的女生如此强悍!

    被扎了两根钢筷,显然独角牛还留有余劲儿,它的双目充血赤红,瞪着艾娅鹿,整个身躯都开始发电!

    艾娅鹿不敢掉以轻心,掌心化出更大的光团去包裹它身上电流,同时还要操纵轮椅避开它的物理攻击。

    独角牛像颗炮弹一样发起冲刺,它的躯体具有霹雳威力,尖角足以刺穿对手的心脏。

    然而这样横冲直撞的蛮牛,在电流麻痹这招失效之后,注定无法得逞。

    艾娅鹿有心防备,轻松逃过,并再次穿入两根钢筷,给予致命一击。

    再强悍的生物,它的内脏也是柔软的。

    壮硕的独角牛,在三人六只眼的注视下,轰然倒地。

    金漫诗目瞪口呆,怀疑自己在做梦,时间短暂,效果震撼,叫她没有真实感。

    而陆海顿,已经怒了,他咬牙道:“这是我们看中的猎物!”

    艾娅鹿盖上钢筷盒子,抬头道:“抱歉,现在它死在我手中。”

    还没打的时候可以让,她不爱争这个。

    可打完了才说,已经太迟了。

    刚才不是一副袖手旁观的架势么?

    金漫诗回过神,两个眼睛直直瞪着她:“凡事有个先来后到,没有你,我们也能杀死它!”

    “所以?”艾娅鹿挑起眉梢回视她。

    金漫诗丝毫不知道客气:“所以它是我们的!”

    艾娅鹿闻言一笑:“不是你叫我把本事使出来么?难道不是让给我的意思?”

    “我……”金漫诗咬牙,很想否认之前那句话。

    她从未想过看个热闹会是这种收场,一定是这个死瘸子做了什么!

    “你那武器下毒了吧?”

    艾娅鹿不再理会她,用手环打电话把艾明舒叫起来,过来帮忙搬猎物。

    她可弄不动这头大黑牛。

    金漫诗推了陆海顿一把,道:“上去盖章。”

    炎狼人数较多,一个队伍有同号码的分章,方便队员分散做事。

    “你自己去!”陆海顿没好气道。

    他虽然不甘心,可也要脸!

    怪来怪去还不是怪金漫诗这个女人!

    金漫诗从他手里拿过号码印章,真的去了。

    艾娅鹿关闭虚拟屏,凉凉的目光落在她身上,警告道:“再靠近它,我会动手。”

    “你威胁我?”金漫诗攥着号码牌,气笑了:“真以为自己名校出来的,就是个人物了?跟我抢?”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