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娅鹿望着她,道:“你每次见到我,张嘴不离学校二字,特别的在意,是因为嫉妒么?”

    金漫诗一愣,笑容倏地消失了,眼里的恶意几乎撕裂她:“你算什么东西?也配我来嫉妒?!”

    一旁双手抱臂的陆海顿表情有些微妙。

    金漫诗这人眼睛长在头顶上,自认为天赋优良,偏偏当初没能考上圣玛尔塔,估计心里无法接受。

    最近队里被介绍进来一个瑞琪儿,在她面前有意无意地秀名校优越感,两人都是水系,等级也差不多,金漫诗哪能咽下这口气呢?

    “这点你跟你妈挺像的,不必否认。”艾娅鹿对情绪的感知很敏锐,这是她的职业病。

    “你在胡说八道什么!”还敢提她妈?金漫诗要气炸了。

    艾娅鹿缓缓收回目光,道:“那天在登记处遇见,回头你就跟你妈说了,她做了什么你总该知道吧?”

    成芝立即找上安佩,表演了一番‘听说艾娅鹿身残志坚赖在雪莱星那种危险地方,被人驱赶都不走,是不是有什么难处?我愿意借一万星币施以援手’的戏码。

    一万星币成功把安佩给恶心到了,早就觉得一些人假惺惺的,非要挂着个面具来往。

    不喜欢不合适的就做个陌生人不好么?

    成芝喜欢跟她套近乎,现在是觉得她‘落魄’了,所以肆无忌惮撕破脸?

    艾娅鹿听完安佩的吐槽后,不得不感慨物种多样性。

    她安抚了妈妈,表示自己和爸爸还挺顺利的,有实力傍身,一切问题都不是问题。

    事情本该到此为止,她们不至于去寻找成芝证明什么,打赢了嘴仗又怎样?

    ——可成芝的女儿跟她如出一辙,高傲,心思敏感,气量狭小。

    艾娅鹿觉得,放任她这样下去似乎不太好。

    两人之间剑拔弩张,好像随时可以打起来。

    这时炎狼的支援到了,他们发现金漫诗与陆海顿出去时间有点久,怕发生意外,所以追来看看。

    “我们那只狂风鸟已经搞定了,你们呢?”乔林一手搭上陆海顿的肩膀。

    陆海顿满脸无奈:“别提了,你自己看。”

    林子里有些昏暗不清,乔林经他提醒,才瞥见了艾娅鹿的轮椅,当即眉头皱起。

    “怎么回事?”他朝着艾娅鹿走去,问道:“你不是不想跟着我们么?为什么跑来高危区?”

    “我在哪里,跟你没有关系。”艾娅鹿不会对他解释,只希望他别自我脑补太多。

    有乔林的地方,必定有瑞琪儿。

    “独角牛打完啦?”她探了探脑袋,笑道:“时候不早,我们该回去交差了。”

    她虽然不清楚艾娅鹿与金漫诗发生了什么,但快点把乔林带走总没错。

    金漫诗冷哼一声:“本来是结束了,某些人非要跟我们抢猎物!”

    “哦?”艾娅鹿原本没有在妖兽身上盖章的打算,这会儿索性拿出号码牌,盖了再说。

    面对不要脸的人,要严防死守。

    她突然的举动,让乔林愣了一下:“你在干什么?”

    瑞琪儿眨眨眼:“这也不能硬抢吧?”当着面就把号码印上去了?

    艾娅鹿面无表情道:“刚才我呼叫了警卫队,不如等一个鉴定结果。”

    “警卫队?”金漫诗咬牙,没想到她居然敢这么做,是想把事情彻底闹大么!

    雪莱星尚未开发,有军部驻扎在这里,巡逻与治安暂时不归属警卫队管,他们接手的是开荒队伍之间的纠纷。

    人多了必然有摩擦,争夺土地与猎物,这时需要有人仲裁。

    高危区都是优秀能力者,怕他们打起来闹出人命,警卫队来得很快,几乎跟艾明舒前后脚抵达。

    睡眼惺忪的艾明舒,还没看见大黑牛,牛已经落入了检查人员手中。

    警卫员落地后询问清楚引起矛盾的原因,对独角牛一番检查,结果立即出来了。

    “它身上的主要死因很明显,光系元素反映也很清晰,完全没发现水系元素呢?”带着口罩的检查人员弹出虚拟屏汇报道。

    队长一脸络腮胡,闻言不由悄悄打量轮椅上的艾娅鹿,小脸蛋白生生的,真是人不可貌相。

    他清了清嗓子,问金漫诗:“你仔细描述一下被夺走猎物的过程,有人证么?”

    如果是两人同时发现独角牛,被对方先一步击杀,这不叫夺。

    “独角牛是艾娅鹿杀死的??”瑞琪儿满脸不可置信,反应比金漫诗还大,她脱口而出:“不可能!”

    乔林也不信,他们都是亲身经历过艾娅鹿那番变故的人,她没有那种实力。

    “怎么不可能?”艾明舒远远瞪着他们,大声道:“我女儿早已脱胎换骨,她是最优秀的!”

    络腮胡队长摆手道:“我们只看检查结果。”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