敖兰赫泽从车上跳下来,一扬手几个冰锥射出去,把距离包围圈最近的几头独角牛钉死在地上。

    这招秒杀,实在是太干净利落了,一时间几个人都望着他。

    黑头发冷白皮,高鼻薄唇,再加上这腿长……金漫诗看直了眼,心脏砰砰跳个不停,也不知是被险境吓得,还是因为他这个人?

    艾娅鹿的注意力在冰锥上面,手臂那么粗的锥子,散发着丝丝寒气,对独角牛造成的创口是钢筷的许多倍。

    所以敖兰赫泽一根就能钉死一个,而她不行。

    如果她的圣光再强一点,凝结出光箭,也是可以随意塑造形状,根据妖兽的体型量身定制,一击必死。

    显然现在没有这个实力,甚至都不够治好她双腿的毒素。

    神经坏死,有点严重。

    艾娅鹿只能暂时羡慕一下,按捺住心底那点急躁。

    “同学!太感谢你了啊!”艾明舒颇为感动,第二次冲敖兰赫泽竖起大拇指:“你果然很强!”

    “就是……贸然跳下来会不会太危险了?”他觉得在悬浮车上远程攻击就不错,毕竟是冰系。

    “没事,我有武器。”敖兰赫泽的嘴角微微翘起,拿出一柄长剑。

    然后便用这幅浅笑嫣然的纯良模样,一面结出冰盾,一面手起刀落,把冲在最前面的大黑牛斩杀在剑下。

    艾娅鹿也在继续攻击,但余光隐隐留意着他。

    她觉得……她可能看到了凶器?

    假设敖兰赫泽是那个杀人凶手,多半使用的就是这把剑,它似乎非常锋利。

    “你又在偷看我了。”

    敖兰赫泽侧目望来,低声一笑,剑尖一滴血珠溅在他莹白下巴处,“知道了些什么?”

    他的语气饶有兴味。

    “不知你在说什么。”艾娅鹿若无其事的别开脸。

    都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她自认为并没有很明显的好奇,顶多是在心里琢磨。

    如果这都被他读懂了,那只能说……这人可怕得很。

    兽群被这几个人围堵了去路,蛮牛们当即发怒起来,浑身电流滋滋乱窜,以尖角最为明亮。

    “不要站在一起。”敖兰赫泽伸手把艾娅鹿的轮椅推出去,同时自己跟着后撤。

    危急关头,他们反应还算迅速,各自散开后,叫这些电击落了空。

    但……艾娅鹿的轮椅对比起来庞大了些,而且金属容易导电。

    艾明舒想到了这一点,非常担心,正想朝她那边过去,便见敖兰赫泽那一米九的高大个,弯腰就把艾娅鹿夹起来了。

    暂时放弃了轮椅。

    没防备的艾娅鹿:“……”

    忽然落他手里,像个娇小的挂件,她不禁皱眉:“你的手碰到我的胸了。”

    “?”敖兰赫泽垂眸看她,他有么?

    他绝对没有碰到任何柔软的东西。

    艾娅鹿瘫着脸与他对视,没见过平胸?

    敖兰赫泽一抿薄唇,不着痕迹地把手往下挪了挪:“真是抱歉呢?”

    “哞哞!!”独角牛双目赤红,刨着蹄子,陷入暴怒状态。

    “我接受你的道歉。”艾娅鹿一抬手,把钢筷丢了出去,倏地一下没入它的脖颈。

    敖兰赫泽轻笑着望她一眼,没再说什么,提剑继续砍杀。

    牛群的冲击性太强了,几人□□凡胎,怕被电又怕撞击,没一会儿就疲于应对,落了下风。

    好在没过两分钟,皇太子敖铠蒙带领着救援的军部到来了!

    虽然是在高危区域,但罕见的独角牛成群出现显然不正常,敖铠蒙很重视此事,接到警报第一时间集结军队赶了过来。

    在人数优势的围剿下,把这群狂躁的妖兽全部就地处决。

    浓重的血腥味漂浮在林子里,混合着树木被烧焦的气息,不太好闻。

    敖兰赫泽把艾娅鹿的轮椅给找回来,把人塞回座位,便自行走开了。

    敖铠蒙穿着上将制服,脸色并不肃冷,看上去是一位儒将。

    他带着军医过来询问是否有伤患,解释道:“附近有个金属矿洞,导致磁场异动,或许跟这群独角牛的出现脱不开干系。”

    随行的专家说这个矿洞与磁场巧妙形成孕育独角牛的天然温床,才导致它们成群繁衍。

    这非常难得,他们可以记录数据,事后模拟出相同环境,到时饲养独角牛,解决牛皮供不应求的民生问题。

    几人面面相觑,前期有艾娅鹿顶着,没多久敖兰赫泽加入战斗,救援及时赶到,所幸都没有受伤。

    皇太子亲□□问,叫人送他们去悬浮车上稍作歇息。

    他已经派人统计了各自的击杀数目,不仅要结算报酬,还会分发一笔奖金。

    艾娅鹿几人虽说是受害者,但把一群独角牛牵扯住脚步也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