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娅鹿在烤衣服的时候就想上厕所了, 她倒是可以爬着去,但这里是露营地,总不能就在附近方便吧?

    思前想后, 还是决定麻烦敖兰赫泽。

    就是你了。

    敖兰赫泽的心情略有几分复杂,过来把人从地上抱起来, 在瞥见她莹白的小耳肉变粉了时,不禁轻笑出声。

    “你希望我怎么帮助你?”他饶有兴致的问道。

    残障人士需要无障碍设施的帮助,才能顺利解决卫生问题, 她双腿无力, 显然没法自己蹲着, 也不能容忍胡乱把自己弄得脏兮兮。

    所以……

    “我希望你把我当做异父异母的兄弟,不吝于‘举手之劳’……”

    艾娅鹿面上一派镇定,只那微抿着的唇瓣泄露了她不太自然的情绪。

    “举手之劳是这么用的么?”敖兰赫泽挑眉,真想掐掐她的脸蛋。

    他忍住了。

    抱着艾娅鹿在林间缓缓而行, 没多久便寻找到了合适的地点。

    敖兰赫泽左右观望着停下来,道:“就这里吧。”

    艾娅鹿抬眼看去,这里有两个乱石堆, 似乎还不错?

    然后她就被放在一个小石块上,敖兰赫泽自己过去对着大石块挑挑拣拣。

    “你准备做什么?”艾娅鹿不解。

    他不答,看完一圈后,手里拍着一个稍稍满意的青色大圆石问道:“你觉得它看上去怎么样?”

    不怎么样。

    艾娅鹿眨眨眼:“还行。”

    “我也觉得不错,”敖兰赫泽解下腰间佩剑,对着它品头论足:“个头大, 还很干净。”

    艾娅鹿很快知道了他的意图。

    只见那柄薄薄的剑刃覆上一层寒霜,他手腕一转, 冷锋似月, 削铁如泥。

    ——敖兰赫泽对着青色大圆石一顿操作, 正在给她做马桶。

    艾娅鹿的心里不无触动,没想到他能做到这一步。

    她看着敖兰赫泽削出一个雏形之后,开始试图打磨出一个光滑不割手的坐便器,颇为认真。

    忍不住道:“差不多就行了。”

    “不行,”敖兰赫泽摇头:“我怕你被刮伤了屁/股,还要我帮忙上药。”

    “我才不会!”艾娅鹿反驳得极为迅速。

    她索性由着他发挥去了,一边道:“你吃过魔植和妖兽么?如果喜欢的话,我可以每天给你寄一份。”

    艾明舒几乎天天在打包发货,给敖兰赫泽送一份非常顺手。

    “是这个马桶的报酬么?”敖兰赫泽笑了笑,道:“我不会做饭。”

    “以食物为报酬,聘请厨师应该不是难事。”艾娅鹿说道。

    毕竟现在大部分人吃着营养液,阔绰些的也就挑挑不同口味,若有肉菜可以吃,厨子肯定不难找。

    敖兰赫泽却是拒绝,“你想感谢我,不妨换别的方式。”

    艾娅鹿想了想:“分期付款?”

    “真是没诚意呢,”敖兰赫泽收了长剑,过来把她抱起,往新鲜出炉的人工马桶上面一放,弯了弯眉眼:“你都是我异父异母的兄弟了,这东西,不收钱。”

    临走前,他终于没忍住,一捏她脸颊:“完事了再喊我。”

    “……”艾娅鹿抬手搓了搓他碰过的地方,抿嘴道:“不收就不收……”

    又省了一笔钱。

    不过……或许敖兰赫泽鬼魅如刺客,敏锐而聪慧,但却不是她以为是那种危险可怕的人。

    艾娅鹿探手抚过座下的圆石,被削得光滑平整不割手,如果这是对残障人士的善意,寻常人却挤不出这么多耐心来挥发善意。

    他们的同情只限于心里,不怎么体现在行动上。

    艾娅鹿磨磨蹭蹭解决了问题,不得不承认敖兰赫泽有些话不着调,但很有预见性。

    臀部皮肤嫩,圆石粗糙,真的很容易刮伤……当然,她是绝不会需要旁人上药的。

    ******

    晚饭吃的是烤鱼,捕捞自他们扑腾许久的那个湖泊。

    艾娅鹿发现这个星球的生态很不错,虽然有妖兽魔植的存在,可还有不少未经荼毒的正常生物。

    等到星球清理干净,完成一些基础设施,就该开始拍卖土地了。

    算是帝国的一种营收手段,以此养活庞大的军部人群。

    “冷么?”敖兰赫泽扭头看她。

    艾娅鹿缩在火堆旁,一声不吭。

    抱怨是无用的,□□凡胎怎么可能不怕冷,夜幕降临后气温下降十来度,到了深夜还会更冷。

    升起明火是他们目前唯一能做的取暖措施。

    一件外套突然被丢过来,盖在艾娅鹿脑袋上,夹带着敖兰赫泽身上的温度以及淡淡气息。

    艾娅鹿伸手拿下它,道:“风度不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