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娅鹿整个人微微僵住, 如同被妖精缠上的小和尚,杵在原地不知所措。

    如果可以,她真的不想知道敖兰赫泽是什么物种。

    虽说心里免不了好奇, 但无意刺探他的秘密。

    这是属于人家的隐私。

    可这会儿,敖兰赫泽一副要与她共享秘密的架势……

    艾娅鹿垂眸, 瞥见了腰间这条毛茸茸的尾巴,雪白的毛发夹杂了几道黑色纹路,是……白虎么?

    “看你并不怎么惊讶, 是什么时候知道的?”敖兰赫泽轻声询问, 仿佛是在诱哄她。

    艾娅鹿已经无路可退, 索性抬头直视他,道:“那天我看见了,你的眼睛是绿色的。”

    敖兰赫泽陷入回想,“是我喝醉那天?”

    “不是, ”她一摇头:“是你亲我的时候。”

    敖兰赫泽闻言,目光不由自主落在那软嘟嘟的唇瓣上,至今还难以忘记她软糯湿润的口感……

    眸底深处那一抹幽绿再次出现, 却不是他露了马脚,而是故意给她看的。

    不仅如此,他脑袋上的那一头黑色短发,还竖起了两个毛茸茸的尖耳朵,颜色雪白。

    艾娅鹿睁大眼睛盯着他瞧,这就是非人类的模样么?

    是不是有点太可爱了?

    忍不住问道:“你不是一只虎妖么?”

    老虎的耳朵应该圆一点, 不会有这种尖尖的犬类耳才对。

    “你一点都不害怕么?”敖兰赫泽最在意的是她的态度。

    见她没有被自己吓退,打从心里涌起一股难以言说的愉悦, 道:“我是雪狼, 长了白虎尾巴的雪狼。”

    “是个……异类。”

    那个小鱼儿耳饰, 确实使用了特殊的材质。

    那是他的尾骨。

    他亲手砍下来的尾巴。

    初时挺在意的,为什么身为雪狼,要长出这样一条不伦不类的尾巴。

    经历过纠结与挣扎,现在已经坦然接受了这一切。

    他生而如此。

    存在即合理,不需要跟谁解释,也没有对不起任何人。

    艾娅鹿感觉自己受到了不小的冲击,世界上居然有这种事。

    不过她自己就是转生而来,能够理解其它不可思议的个例。

    “雪狼……”她抬起手,去触碰他头上的耳朵,温热,柔软,毛茸茸。

    是活生生的。

    “有点痒……”敖兰赫泽抖了抖耳朵,越发凑近她:“你摸了我。”

    “是不能碰么?”艾娅鹿连忙收回手。

    他本就长相优越,这会儿眨着绿幽幽的眸子、顶着一对雪白狼耳,唇角微扬的模样,更是魅惑众生。

    得了造物主偏爱,强大又张扬。

    艾娅鹿简直要疑心他是狐狸精变的。

    她缓缓挪开视线,落至他手上,化出耳朵与尾巴的同时,指头上的利爪也藏不住了。

    依旧是人类的修长五指,只是那指甲变得又尖又长。

    还很厚,它不是片状的,有点像弯曲的圆锥体,坚硬而锋利。

    这么厚的指甲,定然可以轻易撕毁猎物。

    艾娅鹿看得仔细,敖兰赫泽却把它收回去了。

    他道:“我用惯了长剑,不喜欢手上沾血。”

    脏兮兮的,留下的痕迹还不好解释。

    “你很强,”艾娅鹿细白的小手一把扣住他的手腕,脸上是认真的神色:“我可以试试这双爪子的威力么?”

    既然已经知道了他的秘密,没了顾虑,想要过招可以大大方方提出来。

    “……”

    敖兰赫泽忍俊不禁:“艾娅鹿,你的反应要不要这样奇特?”

    知道了他的真实身份,就想打一场么?

    难道没有其它想说的?

    艾娅鹿抬眸回道:“我信任你的为人,不论你是什么物种,你还是你,没什么好惧怕的。”

    敖兰赫泽闻言,宽大的手掌在她后腰处一按,让她撞到怀里来,轻轻一笑:“你以为我不会做坏事么?你很了解我?”

    艾娅鹿圆溜溜的眼睛望着他,不说话了。

    “我可以亲你么?”他低声问道,指尖缠绕她的金色发丝。

    艾娅鹿:“不可以。”

    敖兰赫泽的舌尖舔过自己浅淡的薄唇,复述一遍:“艾娅鹿,我想亲你。”

    艾娅鹿站着没动,道:“我警告过你。”

    动了手,惹急了,他们的关系就无法维持现状了。

    有些事情可一不可二,再来一次她要翻脸了。

    敖兰赫泽也清楚她的脾气,只能按捺住那点小心思。

    轻叹一声,一米九的高个头,非要弯下腰,把自己的脑袋搭在她小小的肩膀上:“不亲就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