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娅鹿以为他们要去酒店落脚, 谁知不是。

    敖兰赫泽带着她,找到一家民宿,言谈间与对方相识的样子, 拟定的身份是这家远房亲戚。

    “看来你做了不少准备?”艾娅鹿不由多看他两眼。

    “这是必然的,”敖兰赫泽走在前头, 道:“百里鄂敢让人知晓他的行踪么?”

    他不敢,习惯了刀尖舔血的人,想要杀他的太多了。

    谨慎已经刻进骨子里。

    房间宽敞明亮, 这户人家是麦云达纳的原始居民, 家底殷实。

    艾娅鹿多少有些好奇他是怎么搭上这条线的, 似乎不是短时间可以做到。

    敖兰赫泽也不隐瞒,直言道:“帝国有自己一套侦查手段,我们早就查过百里鄂。”

    “早就知道他的老巢在这里么?”艾娅鹿大感意外。

    “对,”敖兰赫泽一点头:“早就知道, 但却没想处理。”

    艾娅鹿不用问为什么,瞬间猜到了帝国的想法。

    弄死一个百里鄂,也禁止不了星际海盗的存在, 他们会迅速推出另一个‘百里鄂’,甚至为了争权,犯下更多预料之外的恶事。

    并且现在这个百里鄂,某种程度上约束了手底下的人,他唯利是图,虽然做过许多错事也沾手了人命, 但比起历史上那些穷凶极恶的大盗们,又没那么疯魔。

    两权相害取其轻, 一切不过是权衡之后的结果, 暂时按兵不动, 也不意味着纵容。

    眼下,是敖兰赫泽准备动手的时机。

    晚饭是在外面吃的,一个不大的餐馆,生意还挺好。

    艾娅鹿观察街道上的行人,明显整体素质偏低。

    有一些学生,校服穿得乱七八糟,走路一副二流子的架势。

    虽说坏学生哪里都有,但这个星球数量更多。

    大人都胡乱丢东西,骂骂咧咧,孩子容易有样学样。

    这里的原始居民并不多,他们可能都不知道,左邻右舍藏匿了杀人凶手。

    百里鄂明令禁止在此处闹出人命,星际海盗们倒是控制住了歹念,但日常生活中的戾气掩盖不住。

    打架斗殴时有发生。

    就连到餐馆外面乞食的流浪猫,都有闲汉路过踢一脚。

    艾娅鹿眉头微皱:“我不喜欢这里。”

    看着风气不好,归根结底,是人不好。

    “不用等很久,百里鄂回来了,”敖兰赫泽低声道:“端了这个星球,正好挫挫星际海盗的锐气,让他们夹着尾巴做人。”

    还弄个星球安顿家里人?未免想得太美。

    他们有家人,那些被害者也有家人,正沉溺在痛苦当中呢。

    “你……有几分把握?”

    艾娅鹿放下筷子,她没有跟百里鄂交过手,对他的实力却心里有个底。

    金系高级能力者,攻守兼备,不好拿下。

    敖兰赫泽缓缓抬起眼帘:“你知道我的身份,我认真想杀他,他必死无疑。”

    “……我信。”艾娅鹿想想他的瞬移,不得不信。

    除非百里鄂把自己弄成茧,可即便这样,也挡不住他的剑锋。

    覆盖一层冰霜,无所不破,金属也不例外。

    敖兰赫泽道:“以百里鄂的实力,想要悄悄杀了溜走并不现实,这个星球会乱起来……”

    他的视线落在她身上,无声询问她的自保能力。

    艾娅鹿明白他的意思,张开手掌心:“我的光可以结盾了。”

    她摊开一张小小的盾牌,用叉子一扎,无法穿透。

    “原本没打算带你来,”敖兰赫泽伸出食指,轻轻触碰她的光盾,宛如实质的玻璃,他道:“只是想着你要是知道我单独来杀百里鄂,或许心里会对我有意见。”

    “你猜得很对,”艾娅鹿的小脸认真严肃:“他想对我和家人出手,我当然要反击。”

    没有人喜欢一直被动,而且她治疗辐射病的能力,可不是为恶人准备的。

    *******

    吃完饭回去,艾娅鹿对着房间里仅有的一张床犯了难。

    屋子不算小,摆了好几个沙发,却都是单人双人的款式,没有那种长沙发,躺人并不合适。

    如果是以前,艾娅鹿大可以跟敖兰赫泽共享一张床,不觉得他会动什么心思。

    但现在……

    艾娅鹿抬眼望着他:“你睡哪里?”

    “打地铺。”敖兰赫泽拉开衣柜,里面有准备好的垫子与薄被。

    看他心中有数,艾娅鹿就放心了。

    这个男人,还是值得信任的。

    ——谁知到了夜间……

    艾娅鹿做了个梦,梦见她在野外,被一株藤蔓魔植给缠上了。

    它非常灵活,不论她怎么闪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