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娅鹿对雪狼一无所知, 想着百里鄂实力不低,或许敖兰赫泽是累着了。

    她道:“我去弄一顶帽子给你戴上。”

    “不用,”敖兰赫泽按住她想要起身的动作, 越发把上半身倾斜在她身上:“我休息一下就好。”

    “你非要这样么?”艾娅鹿挑起眉梢,她又不是傻子, 难道看不出来他故意粘着自己?

    “靠一下都不行?”他不由轻叹一声:“突然怀疑我是不是走了错误的一步。”

    特意把自己对她的意图完全袒露出来,不遮不掩,成功让她正视两人的性别问题, 再不会无视他的存在。

    可这份正视是不是太严格了点, 从原先的无所谓, 到今天的界限分明,敖兰赫泽实在有些郁闷。

    艾娅鹿轻推他的肩膀,道:“解除易容的药水给我。”

    这一趟任务结束了,她要恢复原本的模样。

    百里鄂将会被审判裁决, 星际海盗们损失那么多狡猾能干的头目,元气大损,短时间无法出来做坏事了。

    帝国周边一些小国家, 遭受战火侵扰,少了这些火上浇油的家伙,或许过不久能赢来和平。

    敖兰赫泽就没准备给她,不假思索道:“我替你弄。”

    “不必了,你手指有伤口,碰水会很疼。”艾娅鹿摇头拒绝。

    “……”可能这就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敖兰赫泽也不赖着她了, 坐直了身体道:“这点小伤口我可以处理。”

    艾娅鹿正欲询问是如何处理,便见他的眼瞳变了颜色, 指尖也现出长长的利爪。

    敖兰赫泽彻底进入半兽化的状态, 伸出他的舌头舔过手上的伤口, 竟然是动物最原始的疗伤法?

    艾娅鹿望着他,眼睁睁看他那道小小的口子,就此痊愈了。

    这一幕,跟亲眼目睹他变形一样令人感觉震撼。

    “你的舌头可以疗伤?”她拉过他的手指检查一遍,完好如初。

    “只在半兽化的时候可以,稍微深一点的伤口就处理不了。”敖兰赫泽解释道。

    “这样已经很厉害了。”若是在野外搏斗,起码可以替自己做基础的伤情处理,获取更多生机。

    她忍不住问道:“半兽化的舌头与人类有哪里不一样?”

    敖兰赫泽轻轻一抖耳朵,反手握住她的掌心,低下头去,舔舐她的手背。

    艾娅鹿仿佛被小猫咪舔了一口,他的舌头上居然和猫科动物一样,拥有小小的倒刺。

    并不扎人,就是有点粗粝感。

    “你应该是犬科才对……”艾娅鹿另一只手揉上他的狼耳,想到他的白虎尾巴,又改口道:“猫科也不错。”

    “倒刺会让你不舒服么?”敖兰赫泽低着头,任由她玩弄自己的耳朵,问道:“你会反感它么?”

    为什么要问舒不舒服?她如果有伤,当然是药物治疗,借用别人的舌头也太不礼貌了。

    艾娅鹿选择回答后半句:“不反感。”

    她的答案让他心情愉悦,敖兰赫泽浅浅一笑,“我不会伤害你的,倒刺也不会。”

    艾娅鹿感觉有哪里怪怪的,不出意外,她根本不会跟倒刺有什么接触的机会好么?

    瞥一眼身旁这个银发绿眸的男人,不知道他在高兴个什么劲儿。

    敖兰赫泽此时的欣喜,不好分享给她。

    因为他在半兽化的时候,不仅舌头随了猫科动物,就连底下的升值器也……

    别人的喜恶与他无关,但是他害怕看到艾娅鹿对倒刺有丁点的排斥或者恐惧。

    幸好,她勇敢无畏。

    就连看到他同时拥有狼耳与虎尾,也不曾表露异样。

    应该也能全盘接收他的所有倒刺吧?

    敖兰赫泽不想把人吓跑,收起他那点小心思,拿出药水来替艾娅鹿恢复发色。

    这是他第二次替她洗头,动作轻柔,手法略有些娴熟,进步了。

    “你回去后要忙什么?”敖兰赫泽问道。

    “治病开荒。”艾娅鹿的神殿要竣工了,她准备去敬谢神明。

    同时,也用她得到的能力,去做更多事情。

    敖兰赫泽一点也不意外她的打算,拿过毛巾擦干她头上的水分,道:“想要拥有一个星球么?”

    “什么,”艾娅鹿抬眼去看他,“成为星球主的条件是什么?”

    “以你对帝国的贡献,足够申请成为星球主了。”不过购买一个星球的价格极其昂贵,有时候还有价无市。

    敖兰赫泽之所以提这个,是因为:“我有一棵星球,想与你做个交易。”

    艾娅鹿没想到他还有跟自己做交易的一天,道:“你说说看。”

    敖兰赫泽把烘发器戴在她头上,很快就把恢复了金色的湿发给烘干了。

    他一手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