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娅鹿感觉自己被赖上了, 要是打他吧,他立马躺平在你脚下。

    还不能打,因为左胸上的伤口会裂开, 流血。

    这滋味,就跟过马路被人碰瓷一样。

    晚饭是艾娅鹿给敖兰赫泽送上来的, 他要静养,不宜多挪动,就在她隔壁的客房安排他入住。

    刚从学校回来的艾骆非, 迈着小短腿跟在姐姐身后, 要与敖兰赫泽打个招呼。

    艾骆非听说了家里发生的事, 瞅着这大哥哥看了好几眼。

    他本性慕强,对于姐姐的实力极为崇拜,之前让同龄的熬司琼震了一手,自然也看过帝国元帅的新闻。

    那么厉害的元帅居然被姐姐弄伤了, 所以还是姐姐最厉害对吧!

    艾骆非趁着艾娅鹿下去送餐盘,磨蹭着挪到沙发旁边:“元帅,你是不是打不过姐姐?”

    敖兰赫泽不假思索一点头, 丝毫没有哄骗小孩子的负罪感。

    “那你可以做我姐夫,”艾骆非道:“这样婚后我姐就不会吃亏了。”

    “你说得很有道理,”敖兰赫泽弯了弯唇角,点头道:“婚后只有她欺负我的份。”

    这小舅子真不错,他喜欢‘婚后’这个词。

    “可是你有双系能力,”艾骆非对他的空间系实在太好奇了:“你可以杀人于无形!”

    “我是可以, ”敖兰赫泽身上,搭上他小小的肩膀:“但是能力只对敌人使用。”

    艾骆非想了想:“姐姐不是敌人, 所以你不准对她使用。”

    “我不会, 我保证。”敖兰赫泽一脸郑重。

    艾骆非立即笑开了:“我相信你!”

    ******

    稍晚些, 敖铠蒙视频联系了敖兰赫泽。

    从医师卫邓恩那里听说他受伤,敖铠蒙立即抽空赶过来了,这会儿已经上了悬浮车,叫他发个定位。

    敖兰赫泽不由挑起眉梢:“大哥,你过来做什么?我没事。”

    敖铠蒙笑了笑:“我知道你没事,我是来助攻的。”

    他对这个弟弟太了解了,有时候冒出坏心眼,多半在打什么主意。

    现在显然是看上了艾娅鹿,然后人家小姑娘没看上他。

    一路顺风顺水地长大,适当受挫挺好的。

    但是身为大哥,眼见着敖兰赫泽这么多年终于开窍了,必须帮一把。

    敖铠蒙说来就来,还带上了八岁的儿子熬司琼。

    艾明舒几人突然接到陛下驾临,当真吓一跳,有一种‘亲王伤情严重’的错觉。

    尤其是——

    敖铠蒙到场后,一脸惆怅地感叹弟弟还这么年轻,都没结婚生子……

    艾明舒听了几句,大感不妙,拉着安佩和艾娅鹿去书房,开个紧急的家庭会议。

    “敖铠蒙怎么来了!他知道敖兰赫泽想做我们家上门女婿嘛?”艾明舒捂住心口,今天的他真是承受了太多震惊。

    安佩在意的是另外一个点:“他要是知道艾娅鹿出手伤人,会不会拘留什么的啊……”

    艾娅鹿摇头道:“陛下宽厚仁慈,知道我是无心之失,不会拘留。”

    艾明舒也觉得是这样,只是……他叹了口气:“新任元帅风头正盛,要是走漏了消息,你会被网上骂死的。”

    网络上戾气比较重,会有一部分人过度解读,口不择言。

    “现在重点不是这个吧,”安佩欲言又止:“你们觉得陛下特意提结婚生子,是巧合么?”

    作为女人的直觉告诉她,才不会那么巧。

    “我不慎伤了人,但主要责任不在我。”艾娅鹿双手环臂道:“他自己撞上来的,我不会因此负责。”

    管他是不是意有所指,那有怎样呢?

    她不会照做。

    艾娅鹿这话没有引来双亲的共鸣,他们不赞同地看向她:“人已经受伤了,也没谁责怪你,这就是个意外,但也不能说他主动撞上来吧……”

    听上去就很像为自己开脱的话呢,他们身为施害者家属,不能用这一套说辞。

    “这不是意外,”艾娅鹿道:“敖兰赫泽心机深沉,很可能故意不止血。”

    “他至于用自残的方式……?”艾明舒第一次对女儿的话语持不信任态度:“他的伤口血流不止也是事实。”

    大家亲眼所见,没法作假。

    艾娅鹿吃了个闷亏,又不能说敖兰赫泽是非人类,他极有可能做到流血操控自如。

    这事不好公开,她也没有实质性证据。

    家里有客人,他们不能在书房待太久,艾明舒很快出去泡茶待客,还把地窖里的魔植酒装了好几瓶,待会儿让敖铠蒙带走。

    安佩慢了几步,揽住艾娅鹿说悄悄话:“你真的那么讨厌敖兰赫泽么?那样编排他。”

    “我没有讨厌他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