们的演练。

    “在忙?”艾娅鹿的视线落在地图上。

    “不忙,”敖兰赫泽摇头:“这种小事,不需要我盯着。”

    他只是随便看看。

    艾娅鹿朝他走过来,道:“那么多气候恶劣的星球,需要军部清理,你居然能坐得住。”

    “我受伤了,”敖兰赫泽倾身把她拉近跟前,“你可以检查伤口。”

    “什么时候能好?”艾娅鹿眉间微蹙:“时不时崩开一下,你就不怕失血过多?”

    “我不怕。”

    他轻叹一声:“你想躲着我,疏远我,朋友都没得做是么?那比流血还可怕。”

    这个女人怎么那样冷血无情呢?

    看着大大咧咧不拘小节,绝情起来比谁都彻底。

    艾娅鹿忽然伸手,抚上他坚毅的下颚线:“我跟你交易,羽纳白星归我,雪山归你,我保证它的纯净程度。怎么样?伤口能好么?”

    “真的?”敖兰赫泽浅浅一笑,张开他的薄唇,一口含住她的指尖:“但是有点太迟了呢,条件涨价了。”

    “什么?”她抽回手指,没好气道:“你果然是在装,我妥协了,还敢提条件?”

    “你妥协,我也妥协,这一点我们扯平了,所以要提另外的条件。”敖兰赫泽理直气壮。

    “嗯?”艾娅鹿没懂他什么意思。

    他自己交待道:“你不理我的时候,都跟齐令诺在一起,不仅带他出去做任务,还经常线上训练。不跟他计较,这就是我的妥协。”

    艾娅鹿很久没有体会过这种无语的滋味了:“我们不是情侣关系,你管得太多了。”

    “狼的占有欲就是这样,”敖兰赫泽低头,用鼻尖轻蹭她的:“怎么办呢,艾娅鹿……”

    这个动作,太亲昵了。

    艾娅鹿却没有后退,只是与他近距离四目相对。

    她问道:“你很喜欢我?”

    折腾这么多,还拿自己的身体动手……

    “你很讨厌我?”敖兰赫泽不答反问。

    艾娅鹿摇头:“我不讨厌你。”

    哪怕他现在的行为让她有点生气,可也说不上讨厌。

    只是觉得有点匪夷所思,他至于做到这个地步么?

    “我认定你了,艾娅鹿,别想摆脱我。”

    敖兰赫泽收敛了清浅的笑意,语气非常认真。

    “那就结婚吧。”

    “什么?”

    敖兰赫泽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结婚,上门女婿。”艾娅鹿清楚复述。

    她不会让一件事困扰自己太久,尤其是它已经给自己身边人也带来了烦恼。

    目前有两条路摆在面前,一是跟敖兰赫泽彻底闹翻,大概率以后就老死不相往来了。

    二么……那就如他所愿,结婚。

    艾娅鹿清楚自己的心情,她对敖兰赫泽虽然不算男女之情,但是有好感存在。

    对于这件事的态度是不愿意,却又没有到排斥的地步。

    她有勇气踏出尝试的一步,如果不满意不高兴了,那再断绝也不晚。

    敖兰赫泽瞬间现出了他的绿眸,贪婪的狼眼紧紧盯住她莹白的小脸蛋,内里似乎藏了一抹凶狠:

    “你没有反悔的机会了,艾娅鹿。”

    他把人托臀抱起,安置在自己腿上,捧住她的脑袋,薄唇贴上她的眼角:“你答应了,亲口答应的……”

    艾娅鹿下意识眨了眨眼皮,睫毛颤动,回道:“不过要先订婚。”

    “都可以,”敖兰赫泽此刻非常好说话,他低声道:“只要给我名分就行。”

    “你不准老是抱我亲我……我不习惯。”艾娅鹿抬手,想挣开他。

    “那可由不得你。”

    敖兰赫泽的吻从她的眼皮一路蔓延至双唇。

    肖想已久,如获甘霖。

    上次强吻了她,之后不敢再犯,强行忍着,那一天记忆深刻,甚至还要跑到他的梦中。

    可想得多了,隔了这么久,似乎又分不清现实中品尝她的唇舌是什么滋味。

    敖兰赫泽非常喜欢艾娅鹿的果敢,她从来不是拖泥带水扭捏的人。

    这会儿坐在他怀里,乖得不可思议。

    他简直……想把她一口吞掉。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