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娅鹿被剥夺了呼吸, 敖兰赫泽仿佛整个人焊在她身上,把她嘴巴都亲肿了,才意犹未尽地停下来。

    他爱怜地轻抚她脸颊, 垂眸瞥见她若有所思的神色,问道:“你在想什么?”

    艾娅鹿抬眸与他对视, 实话实说:“我发现接吻挺舒服的,下次可以继续。”

    敖兰赫泽忍不住笑出声,狼耳朵都抖出来了, “我随时可以继续……”

    他想要再凑过来, 被她伸手抵住:“现在不行, 我要去跟爸妈说一声,你那边没问题么?”

    艾娅鹿回想敖铠蒙对他的态度,跟老父亲没两样,她后退半步:“陛下不会来找我算账吧?”

    敖兰赫泽把她拉回来, 弯腰轻啄她鼻尖,笑道:“大哥那边没问题。”

    “那你去说,”艾娅鹿的表情略有些微妙:“看你现在生龙活虎的样子, 出门跑个十公里都没问题?”

    就知道这人在装可怜!

    敖兰赫泽立即不笑了,捂住胸膛道:“没有,我确实受伤了……”

    他乖乖躺回床上,自行盖上薄被。

    艾娅鹿立于床畔,学着他之前捏她脸颊的动作,反掐回去, 道:“我既然答应你了就不会反悔,你也要坦诚一些, 再糊弄人试试?”

    “我知错了, ”敖兰赫泽任由她的小手在自己脸上作乱, 嗓音低沉:“婚后我绝对倾尽所有,叫你知道……”

    后面的话他没说,这不是还没结婚么?

    艾娅鹿警告完他,下楼去跟家里人公布自己的决定。

    安佩和艾骆非两人本就挺喜欢敖兰赫泽的,他们对此事非常看好,举手赞同。

    而艾明舒情感丰沛,思绪较多,这会儿更是感慨复杂。

    “真要这么快结婚么?”他颇有些纠结。

    几天前被上门女婿给震惊了,没想到转眼这事就要成为现实。

    “你就别婆婆妈妈了,”安佩很了解艾明舒,拍着桌子道:“你女儿又不是嫁出去,不还在眼皮子底下待着么!”

    有什么舍不得的。

    在她看来,自家怎么都是赚了,这样年轻的元帅女婿上哪找。

    而且……这三天安佩也没闲着,没少在网上搜索敖兰赫泽的过往。

    企图揪出他一点‘不为人知的私生活’。

    结果无疑是非常干净的,甚至他隐瞒身份在圣玛尔塔学习时,同班的女同学发现这么个帅哥,想要接近了解,却无从下手!

    安佩看到这里就乐了,可见敖兰赫泽在男女这方面没有什么花花肠子,不然以他的外形,岂不很容易哄骗小姑娘?

    外形优越,品性方面也过关,他还救了艾娅鹿好几次。

    尤其是艾娅鹿被星际海盗劫持,全无消息,没有定位,全靠敖兰赫泽坚持不懈追寻,才把她救出来。

    不然安佩难以想象,拥有治疗辐射病能力的艾娅鹿落在那些人手中,会是怎么个下场。

    艾明舒很快被安佩开解通了,看着孩子成家立业,是好事。

    敖兰赫泽不是来带走艾娅鹿的,而是来加入他们,还有比这更好的么?

    三位家人欣喜接受了这件事,并开始商量着准备新房和聘礼之类的。

    星际的人们不讲究重礼,意在祝福。

    只是……艾明舒犯了愁。

    如今家里有存款有良田,除此之外,却拿不出什么好东西了……

    总不能直接给钱吧,人敖兰赫泽也不差钱。

    安佩同样在考虑这个问题,他们家的家底都是艾娅鹿赚的,以后也属于艾娅鹿。

    那么拿什么东西来祝福新婚更有意义呢?

    忽然,她想起一种魔植,“我们买一棵黑木盆栽吧!”

    艾明舒闻言一顿:“是那个黑木……?”

    “对呀!”

    魔植不全然是有攻击性有害的,其中极少一部分,散发的气体反而于人有益。

    黑木便是其中之一。

    它体型娇小,黑色的枝叶与根茎,看着其貌不扬。

    却有驱蚊安神、养颜活血之效,放在室内能够冬暖夏凉,比空调还好用,堪称居家良品。

    不过黑木培育不易,市面上卖的都是幼苗,价格高昂,即便是木系能力者买回去,也很难说顺利把它养大。

    安佩相信艾明舒的能力,笑道:“你一定可以把这个盆栽养出来,对吧?”

    艾明舒岂能辜负来自妻子的信任,一握拳道:“我能行!”

    ******

    决定订婚的消息传了出去,最高兴的人莫属于卢可可,她直接表演一个尖叫: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安静一点……”艾娅鹿耳膜都要破了。

    卢可可很激动:“我好高兴啊姐妹!比追星还快乐的是磕cp!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