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觉决定结婚之后, 敖兰赫泽奇迹般生龙活虎,伤口完全不治而愈。

    甚至今天,他还能陪安佩喝一杯魔植酒。

    对此安佩非常高兴, 家里俩孩子她不让他们饮酒,能陪她喝的就是艾明舒, 可他完全几口就倒了,实在没劲。

    现在有了好女婿,闲时喝一杯, 挺好的!

    安佩不知道敖兰赫泽也是一杯倒, 不过他面上功夫做得好, 没人看出来。

    或许是把伪装刻进了骨子里,身为一个非人类,他何时何地都不能露出破绽。

    艾娅鹿知道他的底细,不太放心, 是盯着敖兰赫泽回房的。

    新房在她的卧室,两人暂时没有搬到羽纳白星居住,大概过两天就会去。

    之后要是补办婚礼, 也会在那边补上。

    回屋后,艾娅鹿把房门反锁了,还没迈开脚步,就被敖兰赫泽抵在门板上。

    他像个大狗狗一样,垂首在她颈畔轻嗅,两个毛茸茸的狼耳朵都冒出来了。

    “你现在是清醒的对吧?”艾娅鹿抬手一揉他的耳朵, 不然怎么知道关门就可以现出耳朵呢?

    “艾娅鹿,你是我的了。”敖兰赫泽不仅两手巴着她, 还要用自己细长的尾巴卷上她腰肢。

    一身酒气……艾娅鹿躲了躲:“你先去洗澡。”

    看来爸爸酿造的魔植酒是挺厉害的, 酒味浓郁口感醇厚, 后劲还挺大。

    敖兰赫泽摇头,不肯挪动,幽绿的眼眸望着她:“没有婚礼,我不委屈。”

    艾娅鹿:“……”

    “艾娅鹿,艾娅鹿……”他低低叫着她的名字,用炙热的唇一点一点啄吻她的锁骨。

    声音越来越低,到最后仿佛是口齿不清的哝语。

    听着多半是意识迷糊了。

    他醉了。

    喝醉的敖兰赫泽不闹事,反而比平日里的他还要乖巧。

    艾娅鹿让他去浴室洗澡,他就去了。

    不过为了防止再一次弄得满屋泡泡,她提前做了预防,把洗发水沐浴露挤出来给他,剩下的整瓶收走。

    艾娅鹿在外面等着,打开冰箱弄了一杯气泡水,周围全然安静下来。

    她打开手环看了看,知道她今天结婚的人寥寥无几,也就住在附近的齐令诺和卢可可最清楚。

    卢可可发了一大串祝福的话语,再三要求一定要补个盛大的婚礼,不然就可惜了他们的颜值。

    艾娅鹿看完笑了笑:[谢谢。]

    卢可可:[?姐妹春宵苦短,你咋还上网呢?]

    艾娅鹿:[还早。]

    卢可可:[对于一个急切的男人来说,就没有早这回事!]

    卢可可:[我还以为敖兰赫泽会马上把你吃掉?]

    艾娅鹿没说他喝醉了,并且她心中有顾虑,大概也……需要时间准备。

    卢可可倒没有刺探对方的隐私,只是催促着艾娅鹿快点关闭手环,去认真对待她的新郎。

    艾娅鹿扫一眼时间,敖兰赫泽进入浴室确实有一会儿了。

    她决定去看看。

    喝光杯里的气泡水,艾娅鹿站到浴室外敲门。

    连敲好几下没有反应,她索性直接打开。

    收走了洗浴用品,这回没有满屋泡泡了,敖兰赫泽在浴池里睡着了。

    艾娅鹿一挑眉,喝醉就睡是个不错的习惯,不过以后最好是别喝了。

    也不知道在逞强个什么劲。

    艾娅鹿有过一次照料敖兰赫泽的经验,这次故技重施,把人草草擦干了,然后使出九牛二虎之力,往外面扛。

    他真的太重了,长手长脚,还一身腱子肉。

    敖兰赫泽的肌肉线条并不像健身达人那样夸张,不过却是真材实料。

    全都是重量。

    艾娅鹿好不容易把人半拖着塞到床上去,给自己累出一身汗,正好洗澡。

    她拿了洗换衣物进去,很快收拾好自己。

    出来后躺到床上,一扭头就能看到身边多了个人。

    敖兰赫泽乖乖睡在他那半边,很安静。

    艾娅鹿对他没有戒心,虽说有点不习惯,但还是可以入睡的。

    只是……

    半夜开始噩梦不断,不是树藤缠身,就是海里的八爪海兽杀上岸了……

    艾娅鹿放下警觉时睡得挺死,睁开眼睛才发现自己完完全全落入一个男人的怀抱里。

    敖兰赫泽真是不客气,把她挤到床沿边上,手脚并用攀住她,那条尾巴也没闲着,又跑到她腰上。

    “你醒醒,”艾娅鹿眉头一皱,推了推他:“敖兰赫泽。”

    她这一动,便感觉有什么东西杵着她大腿根。

    艾娅鹿起先没反应过来那是什么,等到意识到的时候,整个人顿住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