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摸摸之后要做什么……”

    被师父禁锢在身下, 林晚整个人都被师父的气息包裹着、浸润着,师父身上的冷香正丝丝缕缕地往她骨髓里钻,而那一声重过一声的喘息不断在林晚耳边回荡。

    师父的喘息声莫名让她心跳如雷, 林晚心一颤头一晕,迷迷糊糊地啊了一声后, 分外诚实地回了两个字……

    “双修。”

    这是师父以前教她的,她亲亲摸摸觉得舒服以后, 就要和师父双修, 林晚记得很清楚, 因为师父和她说了很多次呢。

    这两字一出来, 谢离又是一声叹息,眉眼里的温柔和喜欢简直要溢出水来:“师父的晚晚怎么能这么乖,真是好孩子,师父很喜欢。”

    频繁被师父夸乖孩子好孩子, 一想起自己那劣迹斑斑以下犯上杀师父的过往,林晚小脸一红, 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师父刚刚想起被她杀的往事都哭了,眼睛现在还是红红的呢,看上去好像还是很忧郁,很悲伤。

    林晚眨眨眼,鼻子一下酸了。

    林晚想,作为师父的好徒弟,她现在得做点什么来弥补一下师父吧, 让师父感受一下她这个好徒弟的关爱,让师父知道她已经改邪归正, 不会再杀师父了, 让师父别伤心。

    于是, 林晚抱着要好好孝敬师父的想法,在谢离将要低头去撷取娇艳花瓣时,突然一个翻身,像只灵巧的猫一般,一下蹿到了他身上。

    两人的姿势一下变了,成了她上他下。

    谢离:“?”

    小姑娘睁着一双明亮又纯澈的眼睛,握拳认真道:“这次让晚晚来吧,师父总出力也很累吧,这次让晚晚来,我一定可以不让师父这么累,晚晚一定可以的。”

    这是什么虎狼之词……

    作为她的师父,谢离此时蓦地惊愕,眼眸迷离,全是恍然。

    而上面的小徒弟一脸纯挚,杏眸闪亮,灼若芙蕖的小脸上满是跃跃欲试的兴奋。

    谢离:“??”

    “晚晚以前不该杀师父,囚禁师父好像也有点不对虽然挺爽的,嘿嘿……”小姑娘坐在在他腰腹处嘀嘀咕咕,颇为心虚地说完前半句后忽地抬手,并起两指做了个发誓的手势,“晚晚发誓以后不会杀师父,会好好对师父的,所以师父你别伤心了,这次就让晚晚来,就当是我这个徒弟对师父的孝敬吧。”

    孝敬?

    直到此时,谢离眼眸微睁,才反应过来他徒弟这话是什么意思,此时坐他身上又想做什么 。

    饶是她的师父,看到她这幅握拳认真的模样,谢离还是忍不住笑了。

    这一笑色若春晓,他苍白的脸上总算有了几分血色。

    “晚晚这样会很累的,确定要如此吗,之前双修的时候,晚晚可是全程喊累哭着说不要呢。”他勾了勾唇,手指懒懒缠着小徒弟垂下的秀发,饶有兴致地逗她玩。

    林晚听此耳朵羞红,但面上还是极是认真,丝毫不怂地回答,“不会,晚晚这次会努力的让师父不这么辛苦的,师父您躺着就好。”

    听到这话,谢离着实有些哭笑不得,但见她兴致这么高,他便也由着她,双手一摊,一副躺平等她开始的诱人模样。

    “那晚晚要努力呢。”他弯眸笑道。

    “晚晚会的。”林晚认真应下,然后开始了。

    然而,一刻钟后……

    小姑娘薄汗渗出,涨红着脸犯难了。

    原来这事这么难啊。

    她不知所措,但奈何骑虎难下,只能硬着头发继续,腿都开始发抖。

    但是……仍然……

    林晚只能求饶,用一双无辜可怜的眼睛看着师父:“师父,那个,要不就算了?……”

    谢离看她不得要领羞红了脸的模样分外可爱,便想多逗逗她。

    于是,他宽大的手掌控着小徒弟的腰,薄唇略略勾起,促狭道:“就累了?刚刚是谁说要好好努力,对师父好一点的?”

    林晚见师父一副云淡风轻的看戏模样,心里一气,也想捉弄捉弄他。

    她知道,师父这么喜欢她,她若是勾引师父肯定受不住的,更何况,师父在床上的时候就是禽兽,第一世就是,这一世想必隐藏的禽兽属性会更上一层楼。

    随即,小姑娘乌溜溜的眼眸一转,她先是舔了舔嘴唇,而后故意一咬。

    红樱桃般的唇瓣鲜艳欲滴,雪白牙齿一咬,更是要流出汁液来一般,紧接着一声师父娇媚入骨,林晚疯狂眨眼,抛了几个媚眼过去……

    “师父……晚晚后悔了嘛,师父不疼疼晚晚吗……”

    谢离摩挲小徒弟细腰的手一顿……

    这还没完,分外娇媚地咬了嘴唇后,林晚还担心刺激不到她师父似的,甚至将垂落在胸前的头发撩起,双手交叉抱臂,然后……

    然后要做什么,林晚忘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