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书榆和傅新雅从幽州回来后觉得总住在晏家也不是一回事,就在晏家隔壁买了宅子,这样圆了程万就近照看程稚清的心愿,也方便程稚清回娘家。

    但是自从程家搬走后,晏承平见程稚清就没有那么方便了,因为程家舅舅见他还没有成婚的打算,看他的眼神怪怪的,总觉的他是个负心汉,然后以各种各样的理由阻止他见程稚清。

    夜幕降临,四周一片寂静,晏承平等到大家都睡了后悄悄翻墙来到程稚清的院子中,他见程稚清房中的窗子没关就直接从窗户翻了进去,虽然这样是小人行径,但是他也没有办法了。

    程稚清听见动静,飞快从袖口中拿出一把精致小巧的弓|弩对准窗子方向,神色冷厉,“谁?”这把弓|弩还是晏承平回京后找了玄铁给程稚清打造的。

    晏承平快速站稳快速出声,“是我。”他如果再不出声可能就要被当成采花贼了,那么以后进程家就不会像今日这么轻松了。

    程稚清听见熟悉的声音,惊讶的放下手中的弓|弩,她走上前问道:“你怎么来了?”

    晏承平见她语气淡淡,忍不住开口问道:“你这么多天没有见到我了,一点都不想我吗?”

    程稚清听着晏承平略带委屈的语气,只觉得有些好笑,“我们不是三天前才见过吗?哪里会很多天,你也太夸张了。”她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

    晏承平牵着程稚清的手,含情脉脉的看着程稚清,“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我都三日没有见到你了,你算算这都多久了?”

    程稚清看着晏承平这做作的姿态简直要吐出来了,“打住,打住,你给我正常点说话,不然不要怪我把你赶出去了。”

    晏承平一听立刻恢复了正经,“好了,不闹了,你说说你什么时候打算嫁给我?舅舅最近看我的眼神都不对劲,好像我们家发达了就不要你了,你说说这怎么可能呢,要是我敢做这种事,爷爷奶奶包括爹娘一定先把我逐出家门。再说了,应该是我生怕你不要我,我怎么可能不要你。我们在不成亲,舅舅估计都要带着你跑了……”

    晏承平也没有逼婚的意思,他说过会等程稚清愿意,那不管多久就会一直等下去。

    程稚清好笑的看着他,没想到他专门翻墙进来就是为了跟她吐槽这些事,她看着晏承平突然说了几个字,“那我们就成婚吧。”

    晏承平话还没有说完,他听到程稚清说的话,直愣愣的看着她,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你说什么?”

    程稚清看着晏承平呆愣的样子,双手握着他的手,认真道:“我说,我们成婚吧。”

    晏承平觉得自己仿佛被这巨大的惊喜给砸晕了,他现在似乎什么也不会了脑海中一片空白,他唰的站了起来,在房中来回走动,“成婚,成婚。成婚要做什么来着?”

    程稚清觉得他还没有走晕,自己可能就要被他给转晕了,她拉住晏承平,“好了,你今晚先回去睡一觉,明天上门提亲就好了。”

    晏承平看着程稚清的眼睛,看着程稚清瞳孔中那个小小的倒影,慢慢的也就冷静下来了,“对。”他拉着程稚清把她按在床上,为她盖上了被子,低头俯身吻了一下程稚清的额头,清亮的眼神看着她,“你先睡,明天我就上门提亲。”

    说完后他再一次翻窗而去,回到自己院子中的时候还因为过于开心而撞了一下头。

    程书榆看着晏承平翻墙而去的背影扔下手中的棍子冷哼一声回到了房中。

    傅新雅笑了笑,“回去了?”

    程书榆边解开衣服边回答,“刚走,还敢翻墙过来,要不是看他有点分寸,我就拿着棍子冲进去非得把这个小子腿给打断!”他还不完加一句,“明天我就喊人把我们家的围墙重新加高,加上刺,我看他还怎么进来。”

    傅新雅瞧着程书榆这幼稚的话语也没搭理他,自顾自的睡了。

    晏承平激动的一晚上没有睡,他在院中溜达半响,又去了库房瞧瞧,最后在天快亮的时候等在晏瀚海房门口。

    晏瀚海一出门就被蹲在门口的晏承平给吓了一跳,“嚯,你小子在这里做什么?”

    晏承平脸上不自觉的露出傻乎乎的笑,“爷爷,奶奶醒了没?”

    屋内的白舒云听到晏承平的声音加快了速度走出了房门,“承平找我什么事?”

    说实话,他们老两口见晏承平都有点嫌弃,这么久了还没能把稚清娶回家,实在是太没用了。

    “奶奶,稚清答应我了,她答应嫁给我了。”

    白舒云和晏瀚海听到这个消息也都喜出望外,“哎呦,真的啊,那我们可得好好准备了。”

    晏承平突然想起什么就要往外走,“奶奶,你帮我告诉我娘一声,等我回来我们就去提亲。”

    二老都有些摸不着头脑,不知道他去做什么了。

    晏承平骑了马就往皇宫去,等到宫门一开他就往里面走,满脸的严肃。

    宫人瞧见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