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

]

段钺点头:“嗯嗯。

这段狗宝年纪轻轻,还是世俗中人,居然比他潜心修习的武功还高!怎么可能!。那厢云冥惊讶时,段钺便低头和小明珠耳语几句。910 440937

小明珠点点头,支楞起圆滚滚的身体,摇摇晃晃飞到云冥眼前,

段钺点头应下。

云冥:

来都来了,段钺哪能让他这么轻易离开,当即拔剑横在他脖颈,眯起眸子: “这可就由不得你了,要么救人,要么死。”

“是么,我怎么没印象?”云冥眼神怀疑。

云冥恍然:‘已经尽量减少与世俗联系,但仍有不少秘术流传在外,恐怕北夷太子是从他娘那儿得来的蛊术。顿了顿,看在他照料圣物的份上,又别扭道: “都是些拿不出手的东西罢了,你若再被他暗算,来寻我便是。

他总不能告诉这个外人是圣物趴在他头顶,把他的气血都快吸光了吧!

这些凡俗人究竟知不知晓何为纲常伦理礼,义廉耻!

云冥更是震惊,圣物向来惜言如金,族中能与其沟通者从来只有家主一人,但如今圣物竟然愿意搭理他了!而且还要求他救那毫不相干的凡俗少年!

“小表哥上山的时候,不慎摔了下来。”

云冥红着张脸,气呼呼转身就走:

云冥清醒时,人已身处一间陌生屋子。墙壁雪白简洁,摆设风格奇异,头顶有一颗巨大的夜明珠,墙上嵌着方正的黑盒子,里头囚着假的小人动来动去,

:“我怎了。”

”......"荒谬!可笑!;

云冥摇摇头,但没说原因。120cc41

北夷皇室,太子单于紫宸。

万一这人知道圣物靠吸食气血而生,不肯带圣物修行了怎么办。

反正房间里到处都有监控, 段钺也不稀罕盯着他,爽快地出门了。大约一个时辰后,段钺刚收拾好屋子,就见他面色苍白脚步虚浮地走出来,哑声道: “蛊已驱除,没事了。”

等云冥喝完

云冥蹙眉:

不过单于紫宸如今被单于绯铃囚禁,恐怕也翻不起什么浪花,他们北夷的事,段钺才不想多掺和。

段钺眨眨眼,从冰箱拿了罐牛奶递给他:

云冥挣扎了下,发现自己竟无法反抗。

“这血蛊的品种似乎与我族内不同,你惹到什么人了?”他转开话题。

段钺勾唇:

段钺:“对撒,我未婚妻就是个男人。”

尽管云冥对他的说法一丝一毫都不信,但仍然被他笑起来时过分)魅惑的容颜给吸引了注意,眼神恍惚,糊里糊涂被他拉过去,看见榻上沉睡的漂亮少年。

云冥指着榻上虽然生得矜贵优雅,但绝对是个货真价实的男人的脸,简直难以置信:,

云冥陡然清醒:

云冥正惊叹时,段钺端水走进来:

“可能是摔坏了脑子。”段钺柔柔地笑’了声,去拉他的手,“小表哥,别耽搁了,快来帮我救人吧?‘

云冥恨恨看他一眼,撇过脸,不情不愿道: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