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

]

他来了气,转头扫了眼殿内摆件,视线落在冒着火星的暖炉上,冷笑。

中承帝走过来,一弯腰就要抱。

怎么跟小孩儿似的。

小黄书直哆嗦,呜咽一下,不敢吭声了。

段钺惊疑不定:“何、何方妖孽?”

“我是你的系统呀!爸爸!爸爸快救我!”小黄书心急地往他怀里钻。

“爸爸的敌人是赵景幼,爸爸的老攻是靖王,爸爸的系统是炮灰逆袭,统子要帮爸爸抢回自己的东西!”

眼见火舌吞没书册,才放下心,正要转身离开。

段钺惊得后退几步,跌坐在地。

中承帝走进内殿,见他坐在地上嘀嘀咕咕,不由轻笑:“云钺,说什么悄悄话呢,让朕也听一个如何?”

扉页上连半分伤痕都没有。

“是爸爸的金手指呀!”小黄书娇憨贴着他。

段钺听得直皱眉。

圣上来了!

段钺一激灵,一把抓住小黄书,往怀里一揣。

段钺吓一哆嗦,猛然回头。

系统?

那不得吓死满朝文武。

小黄书稳如老狗。

只见那小黄书竟哭嚎着,从火堆里陡然跳出,在地上一蹦一跳直打滚:“着火啦!疼死啦!救命呀!”

段钺两手用力一撕!

遂拔了腰间短匕,狠狠一刺!

突然,耳边传来一声刺耳尖叫,仿若婴儿凄厉哭喊。

小黄书“嗷呜”一声,蹭了蹭他指尖:“爸爸!谢谢!爸爸真好!”

他把小黄书拽起来,上上下下四处打量:“你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靖王妃身边的系统,他记得并没有这般痴傻。

“没有阴谋!统子要帮爸爸逆袭!爸爸,疼呀,先救我呀!呜呜呜!”

小黄书哎呦一声:“黑呀!好黑,爸爸!怕!”

殿门一开,传来王霖的声音:“万岁爷,当心脚下。”

他想约摸是自己重伤,使不出力。

段钺哪敢跟他说有妖怪。

什么狗屁倒灶的玩意儿,他一个字都没听懂。

见它哭个不停,段钺心烦,拍灭了它身上的火星子。



小黄书扑腾几下,带着一身火星子,朝他蹦跶过来,发出婴童般软糯的声音:“疼呀!疼!”

“练功,不在榻上练,坐地上,染了风寒可怎么办。”

声音和性格也不一样,这俩应该不是同一个妖怪。

等等!莫非是靖王妃身边的那个妖孽?

段钺一瘸一拐爬下床,拎着小黄书,直接扔进熊熊燃烧的烈火里。

段钺咬牙低喝:“嘘!不要说话,让人发现我就烧了你!”

小黄书依旧毫发无损,比铁板还硬。

小东西,不信治不了你!

“怪了,这是什么邪物?”

小黄书纹丝不动。

段钺不信邪,又扯又捅。

他跪在地上:“回禀陛下,奴才在练功。”

段钺恍然,捏住它提起来:“原来我重生,是你干的好事,你究竟有何阴谋?”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