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

]

他竟回来了。

朝我撒什么气,谁叫你自己不得宠爱。

段钺心中呸了一声,取出巾帕,弯腰将碎片一一捡起来包好,扔出窗户。

杀了他之后,的确少了许多乐趣。

靖王心想,这一世,小暗卫若能再听话些,他可以考虑不杀他,养着他一辈子。

段钺冷着脸:“只有这个。”

靖王心中微动,哑声叫他:“过来。”

段钺点头。

“主......”

“此地何处?”

还当自己是高高在上被人捧在心尖宠的小孔雀么。

估摸是靖王不知道从哪个犄角旮旯里偷来的。

“不喝了!”

段钺:“......”

靖王只将他的不耐烦归根于少年人的年轻气盛,并未放在心上。

他勾唇,伸手抚了抚小暗卫尚且青涩的脸庞,指腹冰凉,暗藏暧昧情愫。

靖王渴得喉结轻滚了下,抬眸看他:“去哪?”

容貌也青涩得过分。

“段十六......对么。”

你才死了,你全家都死绝了。

段钺怎么敢这般跟他说话,他不是哑了么。

段钺蹙了下眉,不知他搞什么鬼,忍着暴躁倾身上前:“有事?”

冷宫器具粗糙,茶壶里只有凉水。粗瓷杯缺了一角,杯沿上还有洗不干净的茶渍,看着倒胃口。

给你喝就不错了,屁事怎么这么多。

段钺心想反正不是自己喝,懒得帮他清理,直接倒了水递给他。

你他娘自己不长腿?

有病。

但心中挣扎半晌,到底还是心一狠,狠狠将茶盏掷在地上。

靖王眉心锁得更深。

他顿了下,想起这人还不是他主子呢。改口道:“殿下,时间不早,奴才该回了。”

靖王沉目,盯着粗瓷杯沿边的污垢,嗓子眼已然冒火,干涩得连讲话都咯血,急需一口水滋润。

段钺嫌弃地上上下下扫他一眼,看在他是个病号的份上,到底什么都没说。

靖王盯着他清俊温顺的脸,想起梦境里,小暗卫挺身护在自己身前,强忍恐惧,替他挡刀的模样。

不然去哪,去你家吗。靖王以前这么傻的吗,

靖王接过来,皱眉:“你就给本王......本殿下,喝这种东西?”

段钺以前被他摸习惯了,没发现异常,只觉不舒服,微微后仰,避开了。

他这时候,应该还没被赐名。

不喝算了,渴死你拉倒,又不是老子求着你喝。

靖王阖上眸,沉默半晌,忽而长出口气。

他的小暗卫还没哑,仍忠心耿耿守在他身边,带着少年人特有的朝气。

那噩梦里的一切,原来不止是梦。

段钺面无表情:“叫您失望了,奴才好得很。”

段钺本想骂他一句是不是脑子坏了,忍了忍,还是没骂出口:“冷宫。”

“暗卫营。”

靖王体谅他害羞,淡道:“本王......本殿下、口渴了,你去倒杯水。”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