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

]

但念及小暗卫曾多次替自己挡刀,且复生不易的份上,还是原谅了。

庄贵妃在外盛气凌人嚣张跋扈,在这宫女面前倒挺娇憨乖顺。

“谁!?”

若是被宠幸,那我该哭了。

段钺摇摇头,并不接话,趴在房梁上,示意他小点声。

庄稚吟皱眉,不高兴道:“该不是又在陪那小暗卫?这都多少日了,再新鲜也该厌烦了吧。以前是段飞,又来一个段十六,这般下去,陛下何时才能想起我。”

一句话骂出口,后面的话便顺利多了:

说完神清气爽走出冷宫,连身上的伤都不那么疼了,还去暗卫营领了任务。

灵川余光一冷,腰上软剑陡然出鞘,杀气腾腾冲他而来。

“四殿下,奴才有句话,想讲。”

“王公公没说。”

“灵川。”

庄稚吟说着,顺势在她掌心蹭了蹭,抱住她盈盈细腰,仰头亲昵地巴巴看她:“今晚你陪我么?”

灵川点头,说好。

靖王瞪直了眼,满脸不敢置信。

两人接的任务是监视庄贵妃。

他站在那里,面色冷

段钺实在忍不住了,他今早脾气真是太好了,竟然到现在还没砍人。

段钺冷脸,拍拍他的小白脸:“好好养伤,晚上再来瞧你。”

他为什么就没发现。

“......”

“段初初,你算老几?也不看看自己什么德行,老子肯伺候你就不错了,挑三拣四叽叽歪歪,还当自己是什么宝贝不成,我告诉你,老子忍你够久了,你他娘再敢命令来命令去,看老子不把你打到残废!”

殿门打开,十数名衣着华丽的宫女鱼贯而入,伺候榻上容貌娇媚的女子起榻,正是庄稚吟。

“陛下今日可说要过来了?”

她轻唤一声,声如娇莺。

只可惜,圣上不喜。

梁上段钺眨眨眼,心想这应该就是段七说的那位,和庄贵妃有染的大宫女。

“督主也不肯来,后宫待着真无趣。”

靖王一脸冷漠,理所当然:“你是本殿下养的狗,不乖乖待在本殿下身边,还想往哪儿跑?”

段钺不动,指尖一捏,长剑骤然粉碎。

灵川不语,摸摸她柔顺披肩的三千墨发。

这一步,她是永远也跨不过去了。

段四奇了:“陛下宠幸你了,这么高兴?”

角落里一名蒙着面纱的女子应声,上前来握住她的手:“娘娘。”

庄贵妃住在坤宁宫的偏殿里。

段钺心中冷笑,劈手一巴掌狠狠甩他脸上,一字一顿:“滚、你、娘!”

他和段四对视一眼,取出木匣,飞身落下。

“您附耳过来。”

他忍着痛艰难撑起身体,乖乖把头伸过去。

靖王听他命令自己,多少有几分不悦。

“不行,本殿下不允许,你得留在这。”

靖王以为他要求饶认错,脸色缓了缓:“讲。”

坤宁宫,那是皇后所居,庄贵妃只差一步之遥,便能登顶后位,宠冠后宫。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