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个动作行云流水,眨眼间便已完成,像是反复排练了数十遍。

    凝风华挣扎几下无果,脸上顿时堆满了讨好般的笑容。

    心里却还是在骂街,说好的体弱呢?怎么力气这么大!这帮人有没有一件事是靠谱的?

    还没等她想出理由来解释这一切,一方帕子塞进了她的嘴里。

    宁亦安照仿昨夜,把凝风华扔在了床上,伸手去解她的腰带。

    “嗯!!”凝风华从鼻间挤出些闷哼声,对他怒目而视,反应激烈,抬腿踹了他一脚。

    宁亦安顺势抓住她的腿,绑好,接着拿起被她拆掉的幔帐,把她也变成了一个粽子。

    做完这一切以后,宁亦安终于出了一口恶气。

    “对!别冻着!”说完被子盖在了凝风华身上。

    凝风华欲哭无泪,只能可怜兮兮地看着宁亦安,用眼神示意他,给自己一个解释的机会。

    宁亦安面带微笑地拿掉帕子说:“王妃昨晚就是这么做的,本王可有遗漏?”

    “没有没有,可昨晚是个意外,王爷你先放开我,那个,凡事好商量!”凝风华满脸堆笑,想和平地解决这件事。

    武力值悬殊太大,不得不追求和平,可惜现在话语权不在她这边。

    “商量是吧?王妃先好好睡一觉,本王有事要忙,忙完我们再商量!”宁亦安又把她的嘴堵上了。

    被子盖好,当然了,还有那个桌布。

    凝风华眼前一黑,心如死灰。

    她哪里睡得着,可又挣脱不开,最后只能任人宰割般躺着,祈祷宁亦安真如传说中那般,好脾气。

    嬷嬷在外面候着,算是哭了一晚上,突然门被打开,宁亦安从里面走了出来。

    门外侍卫眼神中满是错愕,嬷嬷也惊呆了。

    “王爷?我去叫太医!”

    慌乱跑出去的这个,是宁亦安的侍卫,卫棋。

    “这……这……”嬷嬷语无伦次,不知道该做些什么。

    太医昨晚就说王爷不行了,吊命的药他们也喂了一次又一次,现在站起来了?

    看起来还很不错!

    宁亦安的感觉的确是不错,身体比昏死之前要好很多。

    “嬷嬷回去吧,告诉母后,本王的身体好多了!”

    “不!奴婢在这等太医,你们,快进宫。”嬷嬷手忙脚乱地指挥着。

    太医来了,就在院子里看的,脉搏强健有力,一夜之间,王爷的身体突然好了许多。

    得到了确切的诊断,嬷嬷兴奋说道:“国师真是厉害!果然娶亲冲喜有用!那……王妃呢?”

    一片慌乱过后,他们终于想起了凝风华,那个昨晚惊艳了大家的王妃。

    宁亦安露出和善的笑容回答说:“王妃累了,在休息,你们不要打扰。”

    房间内的凝风华隐约听到了!很想喊一嗓子,她一点都不累。

    她现在精神好得很,能不能先把她放开?

    再说了,谁这么休息啊!

    快进来个人救救她吧!

    可惜她内心的哀嚎没人能听到,就和昨晚宁亦安的情况一样。

    昨晚宁亦安有多愤怒,现在的凝风华就有多绝望。

    嬷嬷连连点头,回宫复命去了。

    京城中一片混乱!都以为安王咽气了,结果活了!

    盛国公府也乱了,有嫉妒,有害怕。

    安王活了,那个平日里低眉顺眼的庶女,一下子成了真正的王妃,她可真是有福气啊。

    此时还在床上绑着,不知自己命运如何的凝风华很想说一句,这福气给你要不要啊?

    宁亦安说忙,就真的忙到了下午。

    宫里来了多位太医给他看病,还有诸位大臣来访,明面是为了恭贺安王大婚,实则来探听虚实。

    原本只剩一口气的人,怎么就突然活了?

    宁亦安也很疑惑,他身体是很弱,但不至于突然昏死过去,病情加重。

    不知道怎么昏死过去的,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清醒的。

    宁亦安一直忙到下午,中间还特别贴心地提醒众人,不要靠近他的房间,王妃在休息。

    在这期间,凝风华一直在反思,自己之前有没有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

    门被打开了,凝风华连忙睁眼,头上桌布被掀开,阳光晃得她看不清来人,但隐约瞧见了他的笑。

    这就是那个好脾气的安王?凝风华想传递给众人一个道理,不是会笑就是脾气好!

    “看样子王妃还挺有精神的,不知道醒酒了没有!”宁亦安的声音听起来有气无力,可又带了几分嘲笑。

    凝风华连连点头,宁亦安抬手把帕子拿掉,给她一个开口的机会。

    “呼……”凝风华长出一口气,眨巴眨巴眼睛,想表现得可怜一些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