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

]

齐青元听罢,摆了个鬼脸就跑了,气得沈青尘直呜嗷着要打她,要不是被柳青云拉住,他早打她十来回了。

沈青尘看着人模人样的,一袭白衣胜雪,不浓不淡的剑眉下,狭长的眼眸似潺潺春水,温润得如沐春风,鼻若悬胆,似黛青色的远山般挺直,薄薄得唇颜色偏淡,头戴白色发冠,更显得霁月清风、温润如玉。单单是这脑子,不晓得是不是儿时得过重病烧糊涂了,百来岁的人性子竟与孩童无异,也不晓得这么些年月是如何生活的。若不是柳青云待他极好,他自身又十分努力修行,怕也是坐不到这浮玉三峰一主的位置。

沈青尘嘴里骂骂咧咧说不出个字来,气得直跺脚,用(师兄,她这般欺辱我你也不管管的)眼神委屈巴巴望着柳青云。

齐青元性子急,做事风风火火的,常常与沈青尘吵起来,说到底还是同门师兄妹,再怎样吵在大事上还是以浮玉山派为重的。其实说实话,齐青元也不是真的讨厌他,只不过……也许……可能……是嫉妒他的美貌吧!

“哈哈哈哈!师兄这几日怕是偷吃了什么不该吃的,瞧这嘴,活活俩腊肠,您这是想着做青椒腊肠也不至于这般节省,材料都自个备着。”



镜落金玉塘,浮玉起寒霜,不比人间见,尘土污清光。浮玉山下起了连绵千里的雪,浮玉山三峰之一的青引峰被覆盖其中,成为寒风凛冽中的一抹白,其余启灵峰、离渊峰也未幸免。

浮玉山三峰各司其职,各行其事。修仙大会在即,容不得半点闪失,沈青尘为着这事几宿几宿睡不着觉,体内火气太大,没过几日嘴唇上冒出了一颗水泡,害得齐青元每每见着他就笑的合不拢嘴。

他三人先后拜在浮玉山派前掌门苏慕白门下,当年掌门看沈青尘这孩子性子温和又不谙世事,对他关照得紧。掌门大乘期圆满飞升成仙后,柳青云成了掌门。

离渊峰为浮玉山峰之首,主管各峰大小事物的统筹安排。离渊峰主柳青云已突破元婴后期。青引峰主齐青元医百病、解百毒,已突破金丹前期。启灵峰主沈青尘已突破金丹中期。

沈青尘耷拉着脑袋点了点头,算是应下了。跺了跺脚飞回启灵峰竹舍里了。

沈青尘也没听着他说什么,光顾着看他那微微上扬的嘴角,气不打一处来。瞪着他俩使出吃奶的劲骂了一句:“你大爷的!”转身就要走。

“我说你都几十来岁的人了,怎的还同你师妹嬉笑打闹。修仙大会在即,我知你急火攻心,赶明我让你师妹给你开付拜火的药,但是间凌渊的事你可仔细着些,别让别的门派看我浮玉三峰的笑话。”

柳青云拉住他的胳膊正色道:“行了行了,这么大人了气性还这么大。齐师妹你先去忙吧,我有话要与师弟说。”

寒风凛冽刺骨,浮玉山三峰的弟子一如往常一般忙碌。过几日便是三年一度的修仙大会,届时各门各派都会从中选拔出门下弟子。今年本应是昆仑山派主持,应着昆仑山派老掌门南阳前辈元婴期圆满,举派同庆。这个担子便落到了浮玉山派的肩上。

柳青云抬手扶额,嘴唇微微上扬,打趣道:“好了好了,齐师妹,看着沈师弟这几日忙前忙后的份上,你且饶了他罢。”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