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

]

沈青尘十八岁才拜入浮玉山派门下,他虽笨拙,也不识几个大字,同门师兄弟也常常欺辱他。可他比任何人都倔强,都努力。识字不多,他就每日关在藏书阁里废寝忘食,遇到不会的字,他就抄下来让大师兄柳青云给他讲解。他修为差,同门师兄弟都已筑基期,他还在练气后期跨不过去,每日练功都比别人的时间多出几个时辰,终于与师兄弟同为筑基中期。

无奈之下,言玄一声声师尊喊着把他唤醒了!沈青尘额头冒了许多虚汗。从床上慢慢起身,抬手揉了揉眉心。言玄已经出门给他烧水洗漱去了,竹舍里空荡荡的,窗外正下着雪。

过了申时三刻,言玄推开竹舍房门给师尊送吃食,却见师尊和衣而睡,竟靠着床檐睡着了。虽说师尊有金丹修为护体也是察觉不到冷的,但是言玄还是耐心地给他盖上被子,捂得严严实实的,只听到那位嘴里叨叨着:“滚,滚开!”,想来是做噩梦了!

三年一度的修仙大会如期举行,沈青尘因着上火导致内火旺盛嘴上起泡,碍着浮玉山派的脸面他没去参加。

沈青尘也是金丹后期的仙者了,这些魔物也早已见怪不怪了。虽说前掌门苏慕白将其封锁在折玑空间内,也难保它们不会逃出来伤到自己,还是小命最重要,沈青尘心里盘算着。

间凌渊当有四大魔物,独眼蛇鸠(形似秃鹫、独眼、性凶猛、喜食人血、四翅、余翅膀有羽毛、身上光秃、羽毛含剧毒,三爪锐利、吐蛇信、无鼻孔。),三尾蝎王(无足、爬行、三尾类似毒蝎、身上鳞片有倒刺、含剧毒。),鬼怨婆(类如妇女、肤色惨白、全身腐烂、发丝极长、长期栖息水中、以发丝拖人下水、从鼻孔直通人脑、喜吸食脑髓。),蟾由花(花开奇美、花蕊散发独特香味、花蕊有利齿、舌若蟾蜍、吸力强、喜食人心。),瞳血鳄(身形与一般鳄无异、瞳孔似血红、叫声如狮吼、外壳坚硬、四腿、尾部剧毒、喜食人眼。)。

虽说早已辟谷已经不需要进食,架不住掌门师兄的几番劝说,他还是让言玄备着些,不过他吃来,真觉得寡淡无味,浮玉山派哪哪都好,就是这伙食真不怎样。

沈青尘刚出生,便被生父生母遗弃荒山野岭中,被一好心的樵夫捡到,带回家中抚养。樵夫已年过半百,虽说未能事事悉心照料,也没让他挨过饿受过打。

沈青尘正思绪万千,言玄端着白粥、咸菜和热茶进来,打断了他的思绪。

沈青尘束发时突发恶寒高烧不退,樵夫为了给他治病,把以前砍柴卖来的积蓄全花光了,却也只是给他退了烧而已。沈青尘病好过后整个人就有些呆笨了,只不过能正常说话、行走,思绪与孩童无异。樵夫也曾为他寻遍天下名医,终不敌年老体衰魂归天际。

原本他是想去的,但柳青云走前絮絮叨叨几句无非是什么你病还没好,万一去间凌渊再染上恶疾死掉了又或者不小心被里面的魔兽吃掉了巴拉巴拉的,愣是把沈青尘唬的一愣一愣的,说什么也不去了,柳青云真觉又无语又可笑。

沈青尘坐在床弦上,看着窗缝里透出的风景出神。沈青尘拜入浮玉山派至成为一峰之主已有十余年,二八年华总算没有辜负逝世养父的期许。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