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

]

自己的心上人,站在另外一个男人身边,怎不叫他伤心生气?元卿凌如是想。

宫中几乎所有的御医都来了,分两排站着,神情肃穆。

元卿凌偷偷地看着,只见金色帐幔卷起,檀木大床上,躺着一位容色枯槁的老人,枕头垫得很高,他张大嘴巴吸气,嘴巴仿若一个黑色的窟窿,眼窝下陷。

她什么时候会这种技能的?她能听得懂狗语?

帘子卷起,一名头发雪白的内侍监走出来,他眼睛红肿,脸上是凄冷颓然之意,声音沙哑,“皇上有旨,请诸位娘娘,王爷,王妃入殿。”

殿内,已经有许多人在。

齐王宇文卿拉回褚明翠,眸色不悦地瞟过元卿凌的脸,对褚明翠道:“那样的人,管她作甚?”

她竟然听得懂小狗的吠声的意思,小狗在哀痛主人的即将离去。

太上皇见了那条小狗,本来艰难呼吸的他,眼珠转了转,竟然露出了慈祥之色,抬起手,抚摸着伏在他床边的小狗。

太上皇心满意足地微笑了起来,眸色温柔地看着小狗福宝,呼吸竟比方才还顺畅

众人脸色寂然,沉痛,跟着李公公入内,脚步很轻,呼吸都几乎屏住了。

哭声是太后发出来的,她就坐在床边,一身宽松的堇色衣裳,显得人特别的瘦小。

元卿凌摇头,下意识地抽回自己的手,“不用了,谢谢。”

元卿凌跟在宇文皓身后,努力克制头晕。

[]

“要不要坐下来歇会儿?”褚明翠问道。

这位,是伺候了太上皇四十五年的李公公。

太上皇自打养了这条小狗,就把它当心肝宝贝,见了它,才会高兴,这小狗试过跑了两三天不回来,太上皇就两三天不吃饭。

元卿凌却如同被惊雷劈中一般,整个人都呆住了。

小狗冲他呜呜呜地叫着。

众人跪下,元卿凌也跟着跪下。

明元帝知晓太上皇的意思,连忙道:“父皇请放心,朕一定会好好待福宝。”

元卿凌抬头,对上褚明翠温柔关切的眸子。

太上皇颤巍巍地抚摸着小狗,然后慢慢转头看着皇帝,虽说不出话来,但是,眼里有托孤之意。

一条小狗,从殿外溜进来,呜呜呜地叫着竟然爬上了太上皇的床上,谁也都没阻止。

太后和皇帝坐在床边,皇后也守在一边,太上皇的兄弟也就是诸位分封王爷也都早就回朝,昨日便已经入宫,在殿内一直守候。

殿内,只有小狗的声音。

她用手绢擦拭眼泪,虽是极力压抑,却还是有饮泣之声流出。

众人神色一惊,齐刷刷地看向门口。

“你就是心善。”齐王牵住褚明翠的手,两人站在一起,如神仙眷侣。

殿内,传来了哭泣的声音。

元卿凌顿时感觉到身边的寒气很盛,这股寒气,来自宇文皓。

/

褚明翠站回齐王的身边,眸光淡淡地扫了元卿凌一眼,竟似乎有些诧异,她轻声道:“都是一家人。”

见众人都进来了,她抬起头,眼泪止不住地溢出,哽声道:“都跪下,送你们皇祖父。”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